第四三六章血墨临头

惨声传出的瞬间,屋门已经紧闭。

声音也戛然而止,院内外瞬间静悄悄一片。

月亮已移至中央天际,洒下如水的光芒浣洗万物,初冬的天气在这南国虽然并不严寒,但是此时此刻却别有一股浸人的冷意由外而内,悄然渗入肌肤。

“有陷阱!”

我们面面相觑之际,表哥低声喝道:“元方,怎么办?要不要撤出去?”

“不能丢下韦家兄弟。”我虽然恼恨这三人的莽撞,但是却也不能不管他们的死活,我强忍着眼皮频繁跳动带来的心烦意乱,道:“进屋救人!”

邵如昕不赞同道:“没有半点声息,人或许已经死了。”

邵如昕的话音刚落,屋子里又猛的传来一声惨叫:“啊!贱人!”

凄厉的嘶吼在寂静而空旷的大院里显得异常诡异惊悚。

那是韦见书的声音。

我的眼皮又是激烈地跳动了几下,我道:“程丹青摆明了是要引我们进去,怎么会杀了韦家兄弟?走吧。”

邵如昕依旧不情愿道:“明明知道是陷阱,还要进?那三人的死活与你关系并不大!”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瞥了邵如昕一眼,冷冷道:“韦家三兄弟是我神相令中人,就是陷阱也得进。我没有勉强你,多谢你带我过来,接下来,你要是不愿意,随时可以走了。”

说罢,我当先往屋门走去,表哥和江灵紧紧跟上。

“手无缚鸡之力,偏偏还要逞能!”邵如昕“哼”了一声,道:“你都敢进去,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说话间,邵如昕的身形已经越过我们三人,一马当先,第一个冲到屋门前,抬起一脚,却将脚上的鞋子踢了出去,那鞋子撞到门上,发出“嘭”的一声响,屋门已经是訇然中开,露出漆黑一片的内室,而在门开的同时,邵如昕踢出去的鞋子已经反弹回来,并精准无误地套在邵如昕的脚上,几乎是在同一刹那,邵如昕的身形暴掠而退,在距离门口三四步处站定,防备着里面的机关陷阱爆燃发难。

我心中暗暗称赞,到底是混迹江湖的老手,出手漂亮,行事大胆,心思缜密。

屋子里很暗,我们在外面,从月明的地方看里面的暗处,几乎是什么也看不清楚。

没了夜眼,当真是误我大事不少!

我回顾表哥和江灵道:“有光没有?”

表哥摇了摇头,江灵却拿出来一柄小巧的手电筒递给我。

到底是女孩子心细,我心中一喜,接了过来,打开灯就往屋里照去,只见屋子里纵横宽阔,很大,却干干净净,空空荡荡,韦家三兄弟全无踪影,更不见程丹青,别的人也没有,甚至连桌椅板凳等寻常的家具也没有。

只墙上都糊着暗黄色的纸,那种祭祀时候用的烧纸。

我不知道把这种纸糊在墙上是做什么用,但是这情形让我心中更觉阴森惊怖。

就在这时候,邵如昕厉声喝道:“姓程的出来见我!”

“哈哈!”程丹青的声音似乎是从屋子深处传来,道:“邵大师,本姑娘在白天已经见识过你的本事了,真可谓是神算无遗!不如你现在就再算算,是我出去见你还是你进来见我?”

程丹青说话的时候,我急忙拿灯循着声音去照,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仿佛她隐身在墙壁里头似的。

我皱了皱眉头,朗声道:“程丹青,你要找的人是我陈元方,现如今我已经到了,你到底要怎样,你划出个道道来!”

“我要怎样?”程丹青道:“陈令主,可是你到我的地盘上拆我的台,我还想问问你要怎样?”

我道:“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梁子已经结下,但是冤家宜解不宜结,你应该明白咱们双方究竟谁弱谁强!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修行多年不容易,我也不为己甚,希望你能想清楚!”

程丹青道:“那就请陈令主说个解决的办法,本姑娘听听如何?”

我道:“放了韦家三兄弟,归还你抢占他们的一切东西,神相令给我,迁出广西,痛改前非,从今往后不能再做一次恶!”

“好啊。”程丹青道:“韦家兄弟就在屋里,你们进来就可以放了他们,神相令也在屋里,你进来就可以拿走。我也一定离开广西,从此以后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说来说去,那程丹青还是要我们进屋,要我们自投陷阱,我忍不住一阵光火,道:“程丹青,你这么惫赖!如果我不进你的屋子,让你杀了韦家兄弟,我们就在院外守着,你以为你能跑的了吗?”

程丹青笑道:“那咱们就试试,咱们在这边耗,农皇子、重瞳子他们在那边耗,还有,听说柳族也在跟暗宗耗,陈令主,你倒是有难同当的很啊。”

这正是我的软肋,被程丹青戳的生疼!

她说的没错,望月那边全无消息,柳族那边事态模糊,我怎么能在这里跟程丹青耗下去?

“进屋!”我一咬牙,大声喝道。

“欢迎!”程丹青也应了一声。

还是邵如昕一马当先,临至屋门口,她止住步,朝内望了一眼,手腕翻转,两手变戏法似的抓满了竹签,都是指头宽,三寸长,约摸有三四十根,被她挥手撒了进去。

“嗖、嗖、嗖、嗖……”

仿佛漫天花雨,数十根竹签如同张开的大伞,分散在屋子上空,瞬间又不约而同地全部落下,在摄人心魄的破空之音中,全部扎在地上!

屋子的地板是木质的,被打磨的油光可鉴,看上去又坚硬又光滑,但是邵如昕打出去的竹签,却全都没了进去!

“邵大师真是好手法!”

程丹青大声喝彩道,却仍然看不见她的人。

我在心中也暗赞了一下,知道邵如昕是在查探屋中地下是不是有机关。

几十根竹签均匀地遍布在地板上,如果屋里地下真的有什么机关陷阱,那么十有八九会被触发。

但是,毫无反应。

竹签插进地板后几十息,都没有任何反应。

地下或许没有什么机关消息存在。

邵如昕再次伸出双手,这次,手中多出来的东西不是竹签,而是铜钱。

几十枚外圆内方的铜钱。

“叮、叮、叮、叮、叮……”

邵如昕挥手一撒,那些铜钱势若流星,激荡起一圈乌光迸发,全都击在屋中的墙壁上,发出清脆的撞击音。

这表明屋子里的墙壁十分坚硬,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岩石打造。

可是,这次,又是什么反应也没有。

依旧是没有任何机关被触发。

“进去?”邵如昕回头看了我一眼,没等我回应,就往里入。

我迟疑了一下,觉得邵如昕似乎是漏掉什么环节了,这里面一定有鬼,只是邵如昕没发现而已。

可是见表哥、江灵也已经动身进屋里去了,我就只好跟着入内。

等我刚踏入屋子,屋门忽然关上,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音,激了我一身鸡皮。

我拿着电灯四处照看,想看看程丹青在这里面到底玩的是什么玄机,若是没有机关消息,打死我也不信。程丹青想方设法让我们进来,难道就是让我们参观参观这偌大的空屋子?

正在忖度时,却猛然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涌上心头!

刹那间,我猛然醒悟,屋子的天花板上漏掉了!

邵如昕忽略了头顶!

天知道那里会不会有机关!

“快出去!”

我大喝一声,却已然嗅到一股腥风臭味铺天盖地而来!

抬头看时,只见上方不尽的黑空色浓稠液体倾盆而下!

我急忙伸出胳膊护住脑袋,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那些液体已经淋到了身上,瞬间便把我浑身浇透!

头发上、胳膊上、脖子里、手腕上粘稠一片,滑腻腻的淌进衣服里,恶心至极!

我看了一眼,是血墨!

缠在臂上的伍子魂鞭陡然发出一阵闪电似的光芒,噼里啪啦连爆火花,一股血肉焦灼的味道登时弥漫开来,好不刺鼻难闻!

但也只是闪动了片刻,伍子魂鞭便又恢复寂静。

我急忙看时,只见鞭子上已经沾满了黑红色的血墨!

被污染了!

不用想,我便知道,伍子魂鞭的灵力肯定大大减弱。

念及此,我心中又是一动,连忙去摸挂在胸前的轩辕八宝鉴,只见镜面上也是滑腻腻的一片,显然是也被透进衣服里的血墨给污染了!

这样一来,轩辕八宝鉴根本不能再用,除非将其清洗干净。

我心中又怒又惊,真是好一个程丹青!

再看江灵、邵如昕、表哥三人,每一个都是满身血墨,又红又黑,表哥已经破口大骂开来,江灵和邵如昕也是满脸恶心难忍的表情。

“哈哈!”程丹青的笑声忽然响起:“恭喜诸位血墨临头!接下来就请看好戏了。”

说话间,屋子里一道微弱的亮光幽幽闪烁而起,似乎是一根蜡烛在天花板上被点燃。

而我也在此时看见了韦家三兄弟的身影。

他们被绑成一团,就吊在屋子西北角落的大梁上,一动不动。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