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七章十二人坡

现在的时间还不到夜里八点,如果是等到第二天的早晨,等到司机所谓的安全时间,那么还需要十个多小时。

至少要早上六点以后。

能等吗?

我们和木仙、望月他们已经分开了那么久,他们福祸难测,吉凶未卜,焉敢再在这里耽误十个多小时?

再有一点,邵如昕之前因为赌气,已经先我和表哥一步往前去了,可是她并不知道详细路途,只能沿着公路往里深入,必然会经过十二人坡,那么她会不会遇到危险?

还有,江灵,她离开我们的时间更早,如果她是打算在前面等着我们,那么她必定要循着木仙、望月他们留下的标记前行,毕竟她也不知道详细路途。但是少了灵物的指引,仅靠那些只是在紧要路段起指引作用而不能连贯起来的标记,她能找得到吗?

想到这些,我就觉得自己不能再停留。

哪怕有危险,也不能停留。

时间就是生命!

“哥,咱们走吧。”我朝表哥说道。

表哥知道我的心意,或许他比我更想早点见到木仙,所以他点了点头,又朝那个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司机肩膀上拍了一把,笑道:“再会了师傅。”

我们绕过司机和面包车,并肩往前走去。

“哎!两位大师!”司机忽然喊了我们一声:“等一下!”

“您还有什么事情?”我回头问道。

“你们怎么怎么称呼?”

“这个没必要告诉你了,再说也不要紧。”

说罢,我又要走,司机却又连忙喊了一声,我心中顿时掠过一丝不快,很烦人。

司机也尴尬地笑了笑,略一停顿,问道:“大师,你们会不会开车?”

表哥没好气道:“我会。怎么了?”

司机勉强挤出一丝笑道:“你们是驱邪的大师,也算是给我们做好事的,我虽然不懂什么法术,不会念咒,但是我也想表示表示……”

表哥不客气地打断他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哦,是这样。”司机道:“我看你们走路也不是很方便,过了十二人坡还要往前再走吧?要不这样,你们上车,先送我一段距离,离开这片儿地。然后我下车,你们再开车往回赶。不过我实话说到前面,那里真的是人鬼不过的,邪乎的厉害,这几年已经出了百十来起车毁人亡的祸事了……”

表哥不听他叨叨,当即大喜道:“你的意思是把车送我们了?”

司机挠挠头,媚笑道:“这车虽然破烂流丢不值钱,但是也……”

我就知道他看我们出手阔绰,动的是卖车的主意,便直接打断他的话,道:“你还想要多少?说个数。”

司机似乎也认定了我会出手大方,抱定了他说不如我说的态度,反问我道:“我听大师的,你们能给多少?”

表哥一听,脸色便阴沉下来,道:“已经给了你两百块,现在我们身上全部的现金加一块还剩一千五,当然也不可能全都给你!我们还得留点应急!”

“这……有点少啊。”那司机失望地摇了摇头。

“你不是说听我们的嘛。”表哥嘲讽地笑着挖苦道。

“可,可是……”司机结结巴巴笑不出来了。

表哥面色不善地捋起袖子,把司机吓了一跳,以为表哥要打他,脖子一缩,就想跑,表哥却从手腕上抹下一个青玉镯子,然后一手攥住司机的衣领,拽了回来,另一只手拿着玉镯子递过去给他道:“这个给你,车归我们!”

“这镯子……合适?”

司机惊疑不定地看着那镯子,也不说接,也不说不接,表哥一把塞进他手里,骂道:“合适?当然合适!太合适了!别拿你那狗眼看了,我这玉镯子是老货,是真货,是上等货!像你这种破车,够买二十辆了!”

“真的还是……假的?”司机又惊又喜又怀疑,反复摩挲着那看上去就沉甸甸的玉镯。

“你要是再敢问它是真的假的,我就敢揍你,信不信?”表哥下了大血本,有些气急败坏,几乎从来不说脏话的他,此时此刻也顾不得形象了,而且越骂越顺。

司机连连点头,也不敢吭声了。

表哥兀自骂骂咧咧道:“要不是老子急用你这破车赶路,会让你小子占老子这么大便宜?赶紧滚蛋,不送!”

说着,表哥一把推开那司机,打开车门,推着我到副驾驶,他又蹿到驾驶座,干净利索地点火踩离合挂档……往后略一退,接着一个漂亮转身,便飞也似地去了。

我从倒车镜里看到那个司机攥着镯子目瞪口呆地站了片刻,然后看看四周,缩缩脖子,把镯子揣进兜里,扭头飞快的跑了。

车一路疾驰,我只觉得周边的温度越来越凉,侧面看表哥的脸,一度白的有些透明,借着灯光,隐隐能看到纤细的汗毛在微微颤动。

路程并不远,我很快便发现,前面果然有一道交叉路口。

想到那司机说十二人坡就在这交叉路口附近,我的心便一下子绷得紧紧的!

通过车窗玻璃望向四周,漆黑的夜色无穷无尽,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本来应该有的,到了这里似乎全都消失不见,只有两束车灯光寂寞、凄凉、无助地照射出去,除了面包车的发动机声响还有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再没有别的动静,仿佛所有的光和声音都被这夜给无情吞噬掉了。

但是,除了这些,似乎也没有别的什么古怪。

我的法眼并没有捕捉到任何一丁点可疑的祟物脏东西。

就连之前跟那司机在一起时见到的那些薄雾一样的祟气还有暗红色魑魅魍魉眼睛一样的光芒,此时此刻也全都没有出现。

气氛似乎也并不压抑。

一切都是在正常的情形下进行,任何情况,至少在这一秒,尚可完全由我们掌控。

这里真的像那司机所说,会有危险吗?

交叉路口到眼前了,我往前一望,果然看见路口往西稍稍偏北十多丈远的地方,有一个缓缓起伏的土坡。

面包车拐行的时候,车灯划着弧度在那土坡上缓缓扫过,耀见一大片高高耸立的荒草荆棘丛。

这就是十二人坡!

似乎也并无出奇之处。

表哥也意识到车开到了危险地带,再加上是拐弯,所以开的并不快。

我们沿着当前的路继续行进,并没有往岔路口上拐。

车缓缓驶离路口,也缓缓远离十二人坡,依旧是什么怪事也没有。

“呼……”

表哥似沉重又似轻松,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伸向脑袋,擦了擦额上溢出来的冷汗,然后又深呼吸一口气,再吐出来,脚踩油门,右手上档,嘴里笑骂道:“妈的,那个混蛋司机吓唬咱们!元方,咱们好像上了他的当了。”

“唔……”我若有所思的应了表哥一声。

“那混蛋是不是设计好了圈套,看咱们俩像是冤大头,就算计着把他这破车卖给咱们?”表哥骂了几句,嘟囔道:“可惜了我那一块玉,真是上等的老货啊,想着将来送我媳妇……”

“嗯……”我又心不在焉的应了表哥一声,满脑子想的都是之前那个司机的表现。

他好像没有说话,那恐惧,那害怕,那惊慌失措都不是装出来的。

还有那油香味,那来回漂浮的薄雾祟气,星火闪烁的暗红色光芒……

还有那伍子魂鞭的反应,以及那无缘无故死掉的五只猫头鹰。

这些不可能都是假的啊。

“不过咱们也确实需要一辆车,不然咱俩肯定走不快,开着车往前赶赶,说不定就能找到木仙他们留下的标记……是吧,元方?”似乎是安全走过了危险地带,表哥的心情大好,话也一下子多了起来,叨叨叨叨说个不停。

“是。”我无心去想他说的话是否正确,只是随口应了一句。

“你在想什么呢,元方?”

表哥听我说话总是漫不经心的,忍不住回头看了我一眼,但是他这一回头,眼睛突然睁大了,睁圆了,脸也白的全无人色,脸颊上的肌肉机械的颤动着,眼神中充满了不安、惊讶、恐惧、难以置信!

我的眼皮霍的一跳,连忙循着表哥的目光回头去看。

这一看,我赫然发现在我们身后的十二人坡上,立着一杆白色的旗幡,雪一样的白布无风飘动,旗幡旁边,站着十多个浑身素裹白衣的男人,每一个都裂开了嘴,冲着我们发笑。

在他们的脑门上,都有一个小小的黑孔,黑孔里面,都淌着一股黑血。

我的头皮瞬间仿佛被炸开了一样。

幻觉?

我死命把眼睛一闭,再张开时,果然发现那里什么也没有。

不是什么也没有,是夜太黑,我根本什么也看不见!

但是瞬间,便又一股浓黑的雾气骤然飘到了眼前,透过车窗,幻化成人形一样,贴了过来!

“啊!”

我下意识地就握起伍子魂鞭去打,那黑雾却嗖然不见!

“轰!”

一声巨响,面包车猛然一晃,仿佛被另一辆大车以极高的速度拦腰撞上!

但是路上明明没有别的任何车!

除了我们这辆,再没有别的!

“抱头!”

我听见表哥大喊一声,急忙双手抱头,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天旋地转,我下意识地感觉到车已经飞离了路面,正以极快的速度在空中做三百六十度旋转!

“嘭!”

又是一声巨响,车似乎坠落在地上,强烈的冲击登时传遍全身,我只觉脑袋一嗡,眼前瞬间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什么都不知道了……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