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一章虚张声势

农皇子这么一打搅,我的相味之术前功尽弃,线索完全中断。

我冷眼看向他,心中已经完全确定,刚才放药制造异味破坏我们寻找彩霞的医门高手必定是他,就连现在的出现也是故意而为的。

老舅已然是大声喝道:“好哇,原来你就是那个狗皇子,血金乌之宫的妖孽!咱们快上去打死他!”

没有人动,老舅自然也没有真的上前去打死农皇子,谁都不笨,应该想到这里面有些奇怪。

农皇子的本事虽然高,但是我们这边张熙岳、曾子仲至少能和他持平,老爸和青冢生更是远强于他,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敢贸然出来,若非是脑子有病,那就是事有蹊跷。

农皇子显然不是脑子有病的人,所以一定是事有蹊跷。

谁也不知道他是否埋藏的有极厉害的杀招。

毕竟这个地方,现在尚在痋术的掌控之中,可谓是处处杀机,一不留心,便会有不测之祸。

但木赐究竟是忍不住,当即越众而出道:“木仙、木秀人呢?是不是你搞的鬼?”

“嘿嘿……”农皇子笑道:“木仙?你说的是血金乌之宫的叛徒丁小仙吧?我也在找她,血宫主准备亲自接见她,问问她还要不要学我们神宫千百年来绝不外传的驻颜长生不老奇术……至于木秀?木秀是谁?啧啧,这个名字起的可不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啊……”

“小辈,休要逞口舌之利!”

农皇子正在信口胡诌,青冢生忍不住冷声喝止,道:“你也算是医门中人,应该知道我鬼医的手段!我且问你,这里的痋术是不是你干的?你跟素潘?沃腊纳又是什么关系?望月,也就是你们血金乌先前的重瞳子,他是不是在这里?又在什么地方?”

“回禀前辈,这里的痋术可不是晚辈干的,晚辈哪有这个能耐?”农皇子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看似毕恭毕敬地朝青冢生说道:“至于前辈您说的什么素潘?沃腊纳……唔,这个名字听起来好生古怪啊,他是我中华人士么?嗯,还有重瞳子九弟啊,我也找的他好苦啊。”

“从你施毒的手段,还有你刚才出来的步伐身形来看,你该是当年赤帝宫毒王梅双影的入门弟子。”青冢生听见农皇子一句实话也没有,不由得冷冷道:“梅双影活着的时候,见我尚且要让我三分,更是从不曾对我扯谎,你是我子侄辈,焉敢妄言欺诈?咹!”

说到后来,青冢生已经是勃然色变,厉声叱喝!

农皇子脸色一白,脖子一缩,头低了些许,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溜转了几圈,然后道:“看来前辈真是搞错了,晚辈并不是毒王的入门弟子。”

青冢生稍稍一愣,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在术界,不管好人还是坏人,善者还是恶徒,都极其看重师门传承,尊师重教乃是不成文的死规矩,欺师灭祖则无论是在正道还是邪道之士眼中,都绝无容忍饶恕可能。如果农皇子真的是毒王梅双影的弟子,那么他不可能出口否认,从这一点来看,青冢生竟是判断错了,但是以青冢生百年的阅历,还有医门的造诣,又怎么可能判断错?

但现在不是纠结这问题的时候,青冢生眼睛一眯,道:“不管你是不是梅双影的弟子,今天都要对我说实话!否则我……”

“前辈,晚辈说的真是实话,信不信,全看您了。”农皇子双手一摊,弄出一副备受冤枉的无辜样子,竟毫不畏惧地双眼直视着青冢生。

到了这时候,我实在忍不住道:“这混蛋分明是在拖延时间!这里一定还有他的帮手,说不定那帮手正在和望月他们为难,望月他们已经到了生死关头,所以连老爸的呼唤也无暇顾及。我们刚才已经找到了彩霞的踪迹,就是被他刻意破坏的……现在,无需多说,抓住他,问出下落!”

我话还没说完,木赐便已经冲了出去!

他快,但是有人比他更快,一道黑影虽然晚起,但是却迅速越过木赐奔向了农皇子。

“让张某人来领教领教血金乌妖道高手的风采!”

那道黑影正是张熙岳。

木赐根本不是农皇子的对手,老舅、蒋梦白、蒋梦玄也不是,老爸一心要护住我,不会贸然对农皇子出手,而青冢生则自持身份,不屑于对自己的子侄辈动手,那么这样子一来,我们这边能与农皇子一战的人便只剩下曾子仲和张熙岳了,而这两人中,张熙岳又是医门泰斗,由他跟农皇子拼斗,自然是再合适不过的事情了。

虽然如此,曾子仲也已经走了出去,对农皇子虎视眈眈,算是给张熙岳压阵。

还是先前所说,农皇子明明知道他抵不过我们这边,而且我们这边对他是必欲除之而后快,他居然还敢出来,那就一定有问题,所以安全起见,还是小心防备为妙。

眼看有着“当代小医圣”之称的张熙岳要跟匪号“毒尊”的农皇子对上手,所有人除去焦急,还有些许期待,但是事情的发展实在是出人意料,农皇子竟然朝着张熙岳似嘲似讽的一笑,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话:“小医圣啊……呵呵……”说罢,扭头便走!

张熙岳一愣,随即老脸通红,农皇子那话显然是在讥讽嘲弄他,而且冷笑之后居然扭头就走,这是什么意思?嫌弃他张熙岳徒有虚名,不屑于跟自己动手吗?

张熙岳年逾七旬的人了,执掌张家了几十年,术界赫赫有名的医门泰斗,民间有口皆碑的神医圣手,哪里受得了农皇子的这种戏弄,当即喝道:“不动手就走,且看你哪里去!”

两道人影一前一后,立即风驰电掣而去。

我们一时都呆住,有些目瞪口呆。

本以为农皇子会隐藏极厉害的杀招,谁想到他竟然摆了个空城计!似乎什么杀招也没有,就是故弄玄虚,一动真章就走为上计。

但我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里面似乎还有不对。

“张爷爷别去!”我慌忙朝张熙岳喊了一声,张熙岳却早跑的近乎没影了,哪里听得见我的声音,就算听得见,以他的性子,受此侮辱,也未必肯回来。

“要不好了!”我焦急道:“我跟农皇子动过手,他的本事跟张爷爷几乎是不相伯仲,刚才虚张声势,现在不动手就走,还对张爷爷激将,明显是诱敌深入,心存诈术!”

青冢生脸色一变,喝道:“是不对劲,应该有诈!咱们追!”

当下,我们一众人跟着农皇子、张熙岳离去的方向就追了起来,依旧是老爸背着我走。

我深知术界中人,尤其是正道中成名的高手都有心高气傲的毛病,这样往往会让邪道妖人有可乘之机,我对此是大不以为然,当下,我附在老爸耳边,轻声道:“老爸,待会儿如果追上了农皇子,你就不必管我,有东木先生在我身边就好,他是决计不会对农皇子动手的,而且有他在,也不会有谁那么不开眼地找我下手。你只管去抓农皇子,就算是问不出望月他们的下落,至少也要废了他,这样他之前下在我身上的诅咒就可以解除了,我的功力也就恢复了,再做别的事情自然也方便安全的多。”

“好,我知道。”老爸遵从地应了一声。

说完这几句话,我才有心逡巡四顾,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但是这么一看,我不由得吃了一惊,因为我们奔去的方向,竟是朝着望山高村子外而去的!

“不对!”我连忙喊道:“中计了!不要再跑了!”

老爸立时止住身法,青冢生也停了下来,醒悟道:“调虎离山!农皇子是要把咱们引向村外!”

曾子仲道:“望月他们肯定就在村子里!农皇子怕咱们找到他们!”

木赐急道:“那快回去!元方还用相味之术找找看!”

蒋梦玄道:“那张老爷子怎么办?”

老舅道:“张老爷子应该对付得了狗皇子。”

我道:“老爸,用龙吟告知张爷爷,说明情况!”

老爸点了点头,当即运气发声呼道:“张师叔,敌人调虎离山,要引我们离村,速速归来与我们会合!”

龙吟已毕,我道:“事不宜迟,咱们先回去找人!曾舅爷在这里等着张爷爷。”

“好!”曾子仲道:“你们快些去吧!这里交给我了!”

“走!”我道:“先回原地,那里应该已经十分接近望月、彩霞他们了。”

正说之间,老爸突然道:“回来了!”

“啊?谁回来了?”老舅疑惑道。

老爸没有回答,也不用回答,因为我们都看见了,是张熙岳赶了回来。

只有他一个人。

“狗皇子呢?”老舅喊道。

张熙岳道:“追着追着他绕起了圈子,我感觉不对劲,又听见弘道喊我,便回来了。”说着,张熙岳朝我们越走越近,青冢生却脸色一变,骤然喝道:“你站住!”

这一声喊吓得我们都是一愣,张熙岳尤其惊诧,道:“怎么了?”

青冢生白着脸道:“你背上是什么东西?”

“我背上?”张熙岳越发疑惑,我们纷纷侧目而视,只见张熙岳的肩头竟缓缓露出了一张青灰色的扭曲人脸!

那脸上,一双幽幽发绿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们,嘴角咧开,露出了满嘴腥黄的牙……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