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零章万籁俱寂

这声音传来,正准备怒而杀人的阿南达突然间愣住了。

他难以置信地回过头来,循声望去。

而我也看到白影一闪,一个人突然间便出现在视野中。

这是一个和尚。

一个老和尚。

一个浑身上下披着雪白袈裟,脖子上挂着雪白佛珠的老和尚,雪白的胡须,雪白的眉毛,甚至连目光都白的一尘不染。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他站在痋虫之中,却并不畏惧,而且所有的痋虫都不敢接近他,只是绕着他走,他所站立的地方,方圆三尺之内,都是净土,都是痋虫的禁地。

这很惊人。

要知道,就算是梅双清、青冢生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梅双清靠毒,青冢生靠药,两人只能用毒或者药来驱虫,让痋虫不敢接近,但是一旦毒效和药力消失,痋虫依旧会接近。

至于影行子、心算子,就更不用提了,他们虽然也站在痋虫之中,虽然也没有痋虫来攻击他们,但是那些虫子就在他们脚下穿梭,甚至还有虫子从他们脚背上爬过去。

他们只是因为获得了阿南达的某种帮助,所以不受痋虫攻击罢了。

但是这和尚就只是简简单单地站在了那里,痋虫就不敢上前。

而且,这噪噪杂杂的环境,也似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

我下意识地想到了一个词——万籁俱寂。

这个和尚不胖不瘦,不高不低,看上去年纪似乎已经很大,但是却似乎又不是很大,说是五十岁也像,六十岁也像,七十岁还像,若说他其实已经八十岁或者九十岁,甚至一百岁,应该也不会有人怀疑。

这人身板结实,方脸宽阔,两撇罗汉眉,一双龟睛目,眉眼离得很近,却似符合比例,鼻梁挺直,鼻头高耸,略略外翻的嘴唇上,斑纹遍布,单单以相形术来看,这是此人相貌上唯一的不足之处了。

无论是身形、面形,还是眉毛、眼睛、鼻子、嘴型,都说明此人不但长寿而且豁达、有情有义,但是一双扫帚眉再加上嘴唇上的斑纹遍布,却象征着这人一生孤独寂寞、无依无靠。

这正是富而不贵,寿而不永的孤相。

其实,只看他的身份,一个出家的和尚,而且头顶上有受过戒象征的疤痕,这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但凡是有家有室的人,若非特殊原因情由,是绝对不会去出家的。

至于这个人是谁,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我心中隐隐已经有了答案。

而且我相信,这答案很快就会被证明。

“大和尚,你是……”

阿南达惊诧的看着这白袈裟和尚,眼中满是疑惑。

“阿弥陀佛!”老和尚又是一声佛号高喧,道:“施主不远千万里来我中华,所为何事?”

阿南达道:“我来找万籁寂。”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老和尚笑道:“施主要找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就是万籁寂?”阿南达难以置信道。

我们也都惊住了。

虽然这答案在我意料之中,但是听这老和尚亲自承认他的身份,我还是大为吃惊。

万籁寂!黑袈裟老和尚!十大杳人!素潘?沃腊纳的师弟!当年一人独闯江家,连伤带杀令命术名门江家和命术大派茅山派都一蹶不振的他!阿南达苦苦找寻,望月苦苦找寻,江灵也要苦苦找寻的他,就这么现身了!

实在是出乎意料,实在是难以置信!

“不错,老衲就是万籁寂。”老和尚道:“怎么?施主情愿苦苦找寻,不愿老衲自动送上门来?”

“不是……”阿南达摇摇头,道:“你怎么会是这个样子?你怎么会是个和尚?我以前见过你,你不是这个样子,也不是个和尚。就算我们几十年没见,你也不会长成这个样子。”

“确实,以前的我已经死了,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

万籁寂突然瞥了我一眼,道:“按照相门中常说的一句话,相逐心生,心变了,容貌也就变了。你以为我的心还是以前的心,想当然的就以为我的容貌还是以前的容貌,但是你错了。从中国到南洋时的我,带着怨恨的心,带着复仇的心,带着杀戮的心,这是丑恶的心,那时候我的样子一定也是丑恶的,就好比现在的你。”

万籁寂笑了笑,道:“现在的我已经放下了一切,放下了所有的丑恶,所以我的容貌在你眼中就是个异数。”

万籁寂的修行是放弃一切恶念,之前的他穿着黑袈裟,戴着黑佛珠,现在的他穿着白袈裟,戴着白佛珠,单从这一点来看,或许万籁寂真的已经摒弃了所有的恶念。

但是,没有恶念的人,单纯善的人,又怎么能活着这阴阳平衡,善恶对立的世上呢?

且不管我如何无法理解,万籁寂继续对阿南达说道:“如果你不信,可以让你这个叫做心算子的朋友来看看,我是否在说谎。”

说着,万籁寂的目光朝着心算子看去,四目相对,心算子眼中红光一亮,然后朝着阿南达默然地点了点头。

阿南达的眼睛眯了起来,他舔了舔舌头,道:“看来真的是你了,看来你真的练成了。”

“是。”万籁寂道:“老衲的修行已经完成了。只是过程太漫长,所以才跟你相见的晚了。不过,还好,现在还来得及阻止你酿成大祸。”

“阻止我?”阿南达嘿然笑了起来,道:“万籁寂,看来你还不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吧?”

“老衲知道。”万籁寂平静地说:“沃腊纳家族的禁忌诅咒被老衲学会了,也施展了,禁忌反噬的惩罚就降临在了沃腊纳家族的人身上。老衲当年诅咒江家断子绝孙,你们沃腊纳家族便也要断子绝孙。”

“对。”

阿南达点了点头,道:“万籁寂,你不觉得这不公平吗?你学会了禁忌之咒用来害人,禁忌反噬的惩罚却让我们来承担!”

“有果必有因,万事万法,莫不如此。”

万籁寂依旧很平静地说道:“如果不是你祖父把这害人的法子传授给我,我又如何害的了江家?江家因你沃腊纳家族之法而受害,你们受反噬之苦也没有什么不公平。这就好比有人要杀人,一人出刀,一人动手,出刀者与动手者同罪……至于我也并非没有惩罚,江家绝后,我万家不也绝了后吗?阿弥陀佛……”

“这我不管。”

阿南达舔了舔嘴唇,道:“我只知道现在沃腊纳家族只剩下我了,只要除掉了你,我们沃腊纳家族的禁忌反噬惩罚便会消失,沃腊纳家族不断子绝孙,我也不会死了。”

“阿弥陀佛。”万籁寂笑了笑,道:“所以你苦苦寻找,就是要杀了老和尚?”

“对。”阿南达也笑道:“我要杀了你这老和尚。”

“老衲已经没有了杀人和伤人的心。”万籁寂道:“所以我不会杀你。”

“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会杀了你。”阿南达道:“与其让我动手,不如你自己来如何?说起来,你到底也是受了我沃腊纳家族的恩惠,得到些东西,再付出些东西,岂不是很公平?”

万籁寂道:“凡人都受天命所控。此时的老衲尚不该绝,如何自裁?”

“逼我动手了吗?”阿南达只一摆手,只见铺天盖地的痋虫忽然聚拢起来,片刻间便浩浩荡荡潮水般向万籁寂涌去。

只是,这些痋虫还是积压在万籁寂周边方圆三尺之地的外围,不论大小,不论粗细,不论黑红,没有一只进去的。

“你看,它们似乎都不愿意伤及老衲。”万籁寂笑道。

“看来你果然已经修炼成了。”阿南达道:“只有完全的净体,痋虫才不愿意接近。那我便亲自上阵了!”

话音未落,阿南达突然身子一弓,又猛然一弹,刹那间,自腰部往上,半截身体仿佛拉长的橡皮筋,朝着万籁寂爆射而去!

阿南达的上下颚一百八十度平行大开,内里探出来一颗硕大的虫头,也张开了嘴,朝着万籁寂吞噬而去!

“老衲不与你争斗,自有他人与你相持。”

但见白影一闪,浮光掠影之际,万籁寂的人竟然往洞内钻了进来!

“有毒……你……”梅双清刚提醒了一句洞口有毒,便见万籁寂的人已经深入洞内,不由得惊诧无比。

“多谢毒圣提醒,只是毒对老衲这极净之体已经无用。”万籁寂冲梅双清笑了笑。

他进来无事,阿南达却进不来。

“梅双清,快快解了洞口的毒,让我进去,我不与你为敌!”阿南达在洞外咆哮道:“我只和万籁寂生死两立,其他的人,只要愿意离开,就请自便!”

梅双清还未回应,万籁寂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老爸身子一晃,挡在万籁寂跟前,万籁寂笑道:“老衲已全无伤人之心——陈元方,你所中的诅咒我能解除,你可愿意相信老衲?”

“你?”我又惊又喜。

“对。”万籁寂道:“沃腊纳家族的诅咒术,这天下之间,精通它的,恐怕无出老衲之右者。”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