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九章相煎太急

月圆则亏,水满自溢。

轩辕八宝鉴明确而形象地向我们展示着这个朴素而经典的玄学,也是哲学之道。

注入其中的混元之气,在饱满的状态下,持续分散式往外爆射而去,只一瞬间,镜子便恢复了平静。

因为混元之气不再饱满了。

就好像杯子里溢出了水之后,便不再流淌了。

但杯子里还是会有水,轩辕八宝鉴中也还留的有我的混元之气。

等它真正被用来破阵的时候,我只需要再注入一小部分混元之气便够了。

虽然说道法自然,元气来自于天地,只要世间有阴阳五行,我的体内便会不断的从外界吸纳两极之气,循环轮转,永远保持着极气不会枯竭的状态,但是消耗过快过剧,总归需要休养生息以便于恢复,而休养生息又需要时间,所有,频繁地快速地过度消耗自己的元气,我也是吃不消的。

趁着休息的时候,我将混元之气的发散角度深深记在心中,依照着九山分定符阵,从江灵到望月、彩霞、木仙、阿秀、邵如昕之间的距离,测算出轩辕八宝鉴大致要在什么高度的位置,才可以使其散发出来的混元之气只斩断布条,而不击中人身。

老爸之前做过木匠,对距离、高度、角度的测算非常准确,我不能确定的时候,就让老爸帮忙。

在得出高度的大致数值之后,我立即又去找了一块高度相近的石头,让老爸将石头底座和顶上都磨平,以便于它放在阵中时,可以呈现出跟水平线平行的状态。

工具备齐之后,我又让老爸确定出九山分定符针的中央位置,然后以逍遥游之御气而行落入阵中,把石头放在那里,最后把轩辕八宝鉴安置在石头上。

一切都妥当了。

接下来就是我将混元之气注入轩辕八宝鉴之中了。

虽然一切都在心中算计好了,也确信有把握能够成功,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是不可避免的紧张起来。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对我十分重要。

下一刻,一旦我有任何失手,或者有一丝一毫的纰漏,那么这里的所有人都会遭受阵法的反噬。

反噬的后果就是他们全都会化作飞灰!

因为,江灵的净化之力会从阵法中转移到他们身上。

这是我完全不能承受的结果。

所以,就算我百分之百地肯定我的想法、作法没有问题,但是我也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镇静。

我的手已经伸到了轩辕八宝鉴的镜面之上,只差一毫米的距离,我的手掌心就能贴上去了,我的混元之气就能注入其中了,但是我的手开始发抖。

不可抑制的发抖。

“元方……”

就连老爸他们都能看出我的不安,更能看到我的恐慌,老爸轻轻呼唤了一声我的名字,引我回过头去看他。

也看到了每一个人。

所有人都在看我,每一个人都神色凝重,就连经常面带笑容的梅双清,此时此刻也不见一丝一毫的笑意。就连一直嬉皮笑脸的老舅和蒋梦玄,此时此刻也都屏息凝神。

就连以绝无情为首的五大队诸人,也都满脸肃穆。

每一个人都如临大敌!

老爸站在最前面,距离九山分定符阵最近,目光深沉而明亮,冷峻却又温和地盯着我。

“没有问题,相信你自己。”老爸道:“相信你的本事,相信你的运气,那是你爷爷用寿命给你换来的。”

老爸的话不多,但是却让我在刹那间镇定了许多。

因为他的话说到了点子上,说到了我的心里去!

我的运气向来都不差!

那是我爷爷不惜以折寿的代价给我换来的!

多少次死里逃生,也都在证明着它——

我的运气不会差!

那就来吧!

我一掌按在了轩辕八宝鉴之上。

混元之气从全身各处汇集起来,由督脉而三焦经,有周身而上肢,由胳膊而手掌,片刻间喷涌至镜中而去!

淡金色的光芒刹那间变得异亮!

又是一股温吞吞的感觉从镜面上反向压迫手掌而来。

又是一片异亮的光芒在镜面上乍然闪现!

时机到了!

我毫不迟疑,立即撤开了手掌!

一如既往,那镜面上有一道光晕猛然膨胀,然后瞬时四溢开来!

御气而行!

我腾空而起,凌驾在宝鉴的正上空,以便于不挡住任何影响到混元之气四散而开的道路。

接下来,就是千万道混元之气四散喷发的局面!

我的手掌心一下子变得又湿又冷。

汗水,不可抑制地涌出!

看着江灵一动不动地保持着我才见到她时的样子,雪白的头发,长长的睫毛,晶莹剔透的脸,颀长的身量,刹那间,我紧张到了极点。

“砰!”

一道震耳的声音骤然响起!我的眼皮霍然一跳,那是枪的声音!

“鼠辈敢尔!”

青冢生愤怒至极的吼声!

“砰、砰、砰、砰!”

几声枪响接二连三响起,与此同时还夹杂着一连串其他的声音:

“动手!”绝无情的声音。

“啊!”似乎是封寒客的惨叫。

“好不要脸!大家一起上弄死他!”老舅的叫声。

“……”

我还没有来得及去看是怎么回事,便看见安置轩辕宝鉴的石头猛然一震,火花四溅中,石头剧烈地晃动起来!

“不好!”

我脸色立即大变,轩辕宝鉴要掉下来,如果这样,后果不堪设想!

“叮!叮!叮!叮!”

正在我浑身血液都要凝固的时候,数道清脆的响声将我缓了过来。

四根铁钉分作四个方向,以斜向上的角度,准确无误地打在了石块四周,就仿佛在一瞬间,石块长出来了四只脚,每一只脚都蹬在地上,石块稳稳当当,一动不动。

轩辕八宝鉴也不动了。

混元之气终于在这时候訇然中开,四散而去!

灵眼之中,只见千万道温润莹亮的光芒以大约四十左右的角度斜向上划向远方。

“嗤——嗤——嗤——嗤——嗤!”

五道轻微的布帛撕裂之音同时响起,听起来就像是只响了一声。

五根布条断了!

同时断了!

“呼!”

我长出一口气,直挺挺地从空中坠落在地上,任凭自己摔得七荤八素。

因为这一刻,我紧张、兴奋的几乎晕厥过去!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平静而沉稳地御气而行。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我在心中反复喃喃念诵着。

“砰!”

又是一声枪响,我这次清晰地看见是绝无情在开枪。

他阴沉着脸,朝向的人是邵如昕!

我忽然间想了起来,绝无情一直都不是我们的朋友,他一直要置邵如昕于死地!

他要坐稳自己的位置,就不惜一切代价除掉任何绊脚石。

之前不动手,是因为他没有条件,也没有机会,更因为阿南达的强大让他不得不暂且依靠我们。

但是,现在,阿南达已经落败了,生死不明了,所以,他绝无情动手了。

毫无疑问,刚才开枪的人也是他,他打向石头就是为了让轩辕宝鉴掉下来,让我不能同时斩断五根布条,然后引起阵法反噬,以阵法的力量,杀死邵如昕。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甚至不惜要望月、木仙、阿秀、江灵等人一起陪葬!

要不是老爸见机极快,飞钉手法又是出神入化,在瞬间稳住了石头和宝鉴,此时此刻,阵中诸人哪里还有命在?

好一个绝无情!

我胸中怒火翻腾,恨不得立即杀了他!

这是一场结果毫无悬念的战斗。

根本就没用上老舅、表哥等人出手,老爸、青冢生、梅双清三人便已经以压倒性的优势完全制住了绝无情等四人。

封寒客瘫在地上,生死不明,他一直抓在手中的不死草此时此刻已经变得乌黑如墨,根根寸断,不用想,这一定是梅双清的手笔。

李星月是站着的,但是两条腿、两条胳膊都在不停地抖动,因为她的脚踝上、手腕上、肩窝处都插着树根银光闪闪的细针,不用想,这一定是青冢生的武器。

袁明岚两眼圆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血气翻滚不止,毫无疑问,这是六相全功塌山手六成功力打出来的效果。

至于绝无情,刚才朝邵如昕开枪的瞬间,便被击溃袁明岚,腾出手来的老爸飞起一根铁钉,直穿手腕!

目标并未击中,枪已经跌落尘埃,绝无情的手腕上,鲜血汩汩而流。

“梅先生,我实在是很失望,没想到你居然会与我们反目成仇。”绝无情虽然受伤,却面无惧色,虽然偷袭,却面无惭色,不但如此,还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诘难起梅双清来。

“呵!”梅双清冷笑一声,道:“我也没想到你翻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共患难,现在就敢突施辣手!”

绝无情道:“这里有很多人都有罪在身,你真的要搀和吗?”

“有罪在身?”梅双清道:“那刚才与阿南达相持的时候,你怎么不说?现在阿南达不再了,你就可以过河拆桥了?你莫非不知道,我梅双清平生最恨的就是背后捅刀子,恩将仇报的人吗!”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