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九章白影笑脸

我看了老妹片刻,然后有些不耐烦道:“你别胡闹了,赶紧睡觉去。”

我才不信她会知道人是怎么失踪的,不然绝无情的五大队都别混了,自行解散算了。

老妹却一把拽住我的衣服,道:“你别走啊!你怎么不信啊,我就是知道,因为失踪的六个人里,有三个是我们医院的!而且我还认识她们!”

“啊?”我这才吃了一惊,站住不动,扭过头来,微微动容道:“你们医院的人失踪了三个?”

“是啊!”老妹道:“她们三个,我都认识的!”

我见老妹不像是在开玩笑,便把她拉到一旁,低声道:“你真知道她们是怎么失踪的?”

“嗯!”老妹使劲点了点头,道:“她们是被一道白影、一张笑脸给抓走的。”

“什么白影?什么笑脸?”我惊诧道:“这是什么东西?人还是……”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项胆大包天的老妹这时候也有些悚然,道:“总之,说起来还有些瘆人。”

我道:“你快详细说说是怎么回事!”

老妹道:“我认识我们科室里的一个小护士,才十八岁,叫胡蒙蒙。她是个实习护士,就在我实习的科室里工作。五天前的晚上,我值班的时候,她找到我,神神秘秘地问我,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我笑了笑,问她怎么了。她看看左右,然后低声说,咱们医院经常闹鬼!说完这句话,她自己先打了个寒颤,不过,你是知道我的,我当然不会害怕。”

老妹当然不会害怕,这妮子出了名的胆大包天,至少,从小比我胆子大,不然也不会学医。

我怕蛇、老鼠、蜈蚣,但是老妹身为一个女生,居然一点都不怕,而且还说那些东西可爱!

我从小都拿她当怪胎看!

她上大学时候,经常要到解剖室做实验,回来的时候就给我讲各种解剖的过程,常常害的我吃不下饭。当时,许多男同学都不敢单独做实验,她敢,不但敢做,而且还敢独自在实验室里解剖到半夜。

有一次,我去她们学校找她,在实验室门口等着,她出来的时候,一身血,从头到脚那种,就像是掉到了血潭里,把我吓了个半死,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刚才在解剖一条狗,割错动脉了,血喷出来,浇了一身,真正的狗血淋头……

我胡乱想着之前的事情,只听老妹继续讲道:“胡蒙蒙见我好像不相信,就说你要是不信,我给你讲个事情,这个事情里的两个人,就是咱们医院之前失踪的那两个人。老哥,这两个人我就叫甲和乙吧,反正你也不认识、

胡蒙蒙说,在某一天黑夜,护士甲值夜班的时候,站在病房楼上看茫茫夜色时,忽然在对面门诊楼上看到了一道白影从上到下一掠而过,像个幽灵一样,而且门诊楼的玻璃墙上还似乎出现了一个人的诡异笑脸,那一刻,甲就有点神情恍惚,隐隐觉得这是不祥之兆,心生恐慌之余,她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乙,乙劝她说那是幻觉,哪里有什么白影啊、笑脸啊,肯定是工作太累了才出现的幻觉,就放心大胆的生活吧,生活里都是阳光!但是乙没有想到,在她告别甲以后,甲就失踪了!”

听到这里,我眼皮霍的一跳,道:“然后呢?”

老妹道:“甲失踪之后,乙跟医院里反应了这件事情,医院里也派人找了找甲,没有找到,但是也没当回事,都以为她是受了惊吓,自行离开医院,或者回家,或者到亲朋好友那里去了,再加上刚刚找不见人,也不好报警,所以就说等等看。但是从此以后,乙心中也产生了阴影,她把这件事情又讲给了胡蒙蒙。

但是,可怕的事情就在于,她讲给胡蒙蒙听之后的当天晚上,她站在病房楼上发呆,无意中朝对面门诊楼瞥了一眼,只见一道犹如人形的白影悄然掠过,从楼顶急往下坠,而且还有一张带着诡异笑容的人脸出现在玻璃墙上!

乙吓坏了,赶紧跑去告诉胡蒙蒙,胡蒙蒙安慰她了好长时间,乙还是很害怕,胡蒙蒙就说,你先值班,我去找陈元媛,她最胆大,我叫她来跟你分析分析是怎么回事,你肯定就不害怕了。等胡蒙蒙找到我以后,就跟我讲了这个事情,当我们回去找乙的时候,乙已经不见了。也就是说,她也失踪了!”

我的眼皮又是一跳,道:“那胡蒙蒙呢?”

老妹道:“就在三天前的夜里,她着急忙慌地跑来找我,说她也在病房楼上看到白影、笑脸了。她特别害怕,让我陪着她,但是我要值班,没办法陪她一块睡觉,就让她跟着我,在值班室里坐着。后来,有一个急诊病人过来,我跟着去忙了一阵,当时也没太注意胡蒙蒙,潜意识里感觉她一直在我身边晃荡,但是等我忙完再找她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她也失踪了。这三个人,失踪时间超过两天之后,警察就介入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人,报纸也报道了,可是还没有结果。”

老妹说着,神情就有些低落起来,我知道,她可能是心中内疚,感觉如果自己照顾好了胡蒙蒙,对方就不会失踪。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这事情不是你能左右得了的,不必内疚。我猜你也不会无缘无故回来,还让我去你们那里,你也不是想搀和这热闹,是想让我帮你找找这几个失踪的人吧。”

“我当然想让你找到她们了。”老妹道:“但是我也想搀和这件事!”

“为什么?”我不满道:“你一个小姑娘家,就不能安分一点?”

老妹沉默了片刻,然后盯着我,道:“老哥,胡蒙蒙失踪之后,我天天晚上站在病房楼上去看那门诊楼。”

“你有病啊!”我又惊又怒,浑身的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我知道胡蒙蒙等三人失踪的后果是什么,就是死亡!

鲜血被抽干的死!

“你站在那里干什么?”我气急败坏地瞪着老妹道:“我知道你胆大,但是不是这么个胆大法子!你能干什么?就算你能看见那白影,看见那笑脸,你能怎么着?你知道是人是鬼?你知道怎么抓住它们?你知道怎么找到胡蒙蒙?你是有功力还是有道行?不知道天高地厚!”

老妹一句话也没说,低着头默然无语。

我教训了她一阵,然后听见江灵的脚步声从内而外,道:“你嚷嚷什么呢?不会好好说话?”

我没搭理江灵,只是盯着老妹,道:“你以后注意点!实话告诉你吧,你看也白看,她们能看见那些白影和笑脸,你看不见。”

“为什么?”老妹惊诧地抬起头。

“因为你太老了!”我半开玩笑半是认真道:“胡蒙蒙是十八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甲和乙也是十八岁吧?”

“是啊。”老妹惊道:“难道失踪的人都是十八岁?”

“是的。”我叹了一口气,道:“失踪的人都是十八岁的少女,你都二十一了,跟她们相比,当然是太老了。”

“我还不到二十一!没过二十一岁生日!不算!”老妹不满道:“就算是二十一,也不老!”

“二十一当然不老。”江灵走出来瞪了我一眼,金木双锋在她身上来回晃荡,她手里的白色念珠在月光下闪耀着莹莹白芒,看上去分外晶亮,却又柔和无比。

我讪讪的笑了笑。

老妹又问我道:“老哥,为什么失踪的人都会是十八岁?还有,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妹太爱多管闲事,这一点虽然跟我相似,但是我可以这样,却不愿意她也这样,所以我不想告诉她具体原因,就道:“你知道就行了,没必要问我为什么。而且,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要知道,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你强出头没有用,因为你管不了。”

“可是……”老妹看了看我,半天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你怎么了?”看着老妹的神情,我突然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老哥,你说错了。”

“什么错了?”

“我也看见那道白影和那张笑脸了。”老妹幽幽的说道。

也不知道是夜里太冷,还是老妹的声音太过于低沉,亦或是她的神情有些怪异,我在这一瞬间竟然被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半晌,我都没有说出话来,只是愣愣地看着老妹。

“你们,你们俩怎么了?”江灵也感觉出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看看我,又看看老妹,道:“什么白影?什么笑脸?你们俩在说什么?”

我没有心情再把事情给江灵讲一遍,只是看着老妹,道:“你什么时候看见的?”

我的声音已经有些发颤,心中却是庆幸至极,老妹没有出事,如果她也失踪了,我该怎么办?

老妹沉吟了片刻,道:“昨天夜里,我站在病房楼上,看见的。”情、广告信息我们将封禁处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