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七章明察暗访

很快,三爷爷陈汉昌便送来了周志成的消息。

这消息便是没有消息。

周志成其人,并无关注度。

也就是说,此人既非术界名门弟子,也非世家之后。

但是他为什么会知道绝无情和浑天成呢?

原因也不复杂,周志成有一个同学,也是学医的,这个同学是某一著名的世家弟子,在医术方面的造诣颇高,被五大队相中,并已挖走。

这个同学跟周志成关系不错,再加上炫耀心理,便将五大队、九大队的一些事情透露给了周志成。

综上所述,周志成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或许他就是从他那个同学那里偷师学来了一些三脚猫的术法,然后在老妹面前显摆。

我没有去问三爷爷是如何查到这些消息的,我只要知道结果就行了。

另一件事情,也就是颍水上漂浮的骨灰盒,三爷爷也查出了眉目。

这件事的结果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那些骨灰盒里装的全都是骨灰,真真正正的骨灰,没有什么邪门歪道的法器或者蛊惑人心害人身体的东西,这倒是跟我先前猜疑的有所出入。

至于那些骨灰的主人,也就是死者,他们的来处更是出乎我的意料,洛阳龙王湖!

也就是,跟失踪少女的失踪地点在一个大范围内!

更精确一点,是龙王湖附近的吴家沟。

那是一个山村。

拥有近两千居民,五百余户的大山村。

三爷爷说,他们那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接二连三有人莫名其妙死亡。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村子自上而下一致对外沉默,选择自己处理这些事情。

对于那些莫名其妙死亡的人,村子里主张火化尸体,然后放入骨灰盒,不写姓名、出处,不入土填埋,而是派人用某种方法携带到百余里之外的嵩山,从颍水发源处丢入。

他们此举的用意是在泯灭这场灾难的源头,但是否有效果,就不得而知了。

三爷爷猜测,吴家沟里一定有术界的人物存在,而且把骨灰盒丢进百余里之外的嵩山颍水源头,让其顺流而下,以消除祸端就是那可能存在的术界人物指点的。

否则,以一般村民的认知,怎么会这么做?

当然,这也只是三爷爷的猜测,不过,到底有没有术界人物存在吴家沟,也很快就有结论,因为三爷爷已经派人深入吴家沟去查探了。

三爷爷还带回来另一个消息,五大队、九大队的人已经全都去了洛阳。

绝无情和浑天成全都是亲自前往。

吴家沟的事情,想必两家也会插手。

报告完这些消息,三爷爷盯着我道:“元方,你怎么看?”

“这还有什么可说的。”我道:“不管是失踪案,还是骨灰盒事件,既然源头都在洛阳龙王湖周边,那就一定要去了。”

老爸也一直在一旁静听,听我这么说,便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事不宜迟,迟则生变。”我道:“今天准备妥当,就可以出发了。”

老爸道:“准备带谁去?”

“你肯定是要跟我去的。”我笑了笑道:“望月、彩霞也要去,江灵肯定不甘落后。这些事情,邵如昕、绝无情都棘手难办,咱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最好是玄门五脉的人都有参与者,这样也不易吃亏。所以我想,曾舅爷、张老爷子还需委屈一下,跟咱们一道了。老舅、梦白、梦玄两位表哥里也出来一位,带灵物曾应周全。”

“别的人呢?”老爸道:“不带了?”

“还有谁需要带?”我觉得老爸话里有话。

老爸道:“玄门五脉,还差卜术。”

我笑了,道:“老爸,你忘了洛阳是谁的地盘?”

“嗯?”老爸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三爷爷已经开口说道:“洛阳最大的玄门世家是邵家,内外圣王邵康节之后,卜术独步海内,无人可及。”

“对!”老爸恍然道:“邵家!”

三爷爷道:“当年,大哥被世人称作‘神算’,其实已经犯了邵家的忌讳,这样称呼也不准确,毕竟大哥不是算,而是相,但世人常常将玄门五脉混作一谈,区分的不那么仔细。就因为如此,邵家跟咱们陈家,多多少少有些不睦。可是如果推究起祖宗渊源来,相术、卜术本来就很难分家,邵氏与咱们陈家其实也出自同根,术界先人已有定论——陈抟老祖以先天图传种放,放传穆修,修传李之才,之才传邵雍。邵雍便是那个百源先生邵康节了,他也是陈抟老祖的弟子呢。”

“邵家似乎不管这些。”我道:“他们应该是想跟咱们比个高低,所以邵如昕当权的五大队时期,一直与陈家不合。好在,后来五大队内讧,绝无情异军突起,暗算了邵如昕,邵如昕这个算无遗策的女人隐隐倒向了咱们这边。你们想,这次,洛阳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邵如昕会置之不理?而且,据我猜测,绝无情一定会借助这次事件,对邵家施加压力!”

三爷爷笑道:“元方你的嗅觉倒是敏锐老辣!如你所料,绝无情的五大队已经对邵家施加压力了。”

“哦?”我好奇道:“绝无情准备怎么搞事?”

三爷爷道:“绝无情知会邵家,此次发生在洛阳的失踪案,毫无疑问是术界人士所为,但是上边却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那就说明犯案人员一定具备某些优势,比如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而能在洛阳占据这些优势,又是术界门派的还会有谁呢?洛阳翟家一向是奉公守纪,翟锋、翟镝还为五大队出谋出力,差点死而后已,所以翟家肯定不是凶手了。那还会是谁呢?剩下的就邵家了,邵家要想洗脱嫌疑,必须得出力找到凶手,否则……”

“这个歹毒的绝无情,真是嫁祸的行家好手!”

我道:“比之邵如昕,毫不逊色!邵如昕以前这么对人,这次也算是得了现世报。不过,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以邵如昕的本事,肯定料定了绝无情会找自家的事,她岂能袖手旁观?我之所以去洛阳不带卜门之人,就是因为那里有邵家,有邵如昕。试想一下,天下间卜术能比得过邵如昕的高手,还有几个?”

“似乎没有了。”老爸点点头,道:“那就这么定了?”

“这么定了。”

“好,我去通知他们。”

老妹还要回医院,我让她安生待在家里,她死活不听,非要淌这趟混水,我也无可奈何,想着她去了或许也有用处,毕竟她也看到了那白影和笑脸。念及此,我也不再勉强。跟我在一起,应该不会出事吧。

老爸通知各人之后,说:“张熙岳的身子已经恢复了,只是在闭关的紧要关头,暂时无法出来,要走,还需等两天。”

“曾子仲那边在祭练一尊新的山术法器,恰巧也需要两日时间才能成功。”

“你老舅那里,他又外出闯荡荒山野岭去了,蒋梦玄跟他一道外出,梦白尚在家中管事,最近似乎有要紧的族中事务处理,无法快速脱身,他说事情一旦了结,马上就出发。”

“唔。”我点了点头,世上之事本来就是这样,没有谁是时刻准备着给你帮忙的,所以我也理解,道:“不用催他们,让他们先办好了自己的事情再说。”

老爸道:“你梦白表哥还让我问你一句话。”

“什么?”

老爸瞥了一眼江灵,江灵装作没看见,老爸只好道:“他问你木仙会不会去?”

我赶紧也瞥了一眼江灵,江灵又装作没听见,我只好道:“不去,我没告诉她。”

“哦。”老爸走了。

“木仙到底去不去?”江灵忽然扭过头,幽幽地看了我一眼,我吓了一跳,连声道:“不去,不去!”

“真的?”

“真的!”

“那咱们在家等她吗?”

“怎么可能!”我道:“我打算兵分两路!”

“兵分两路?”

“张熙岳、曾舅爷、表哥他们都有事情,咱们再等两天怕会误事,不如你我和望月、彩霞带着元媛先去她所在的医院,查查失踪的事情。”我快速地说道:“老爸在家等着张熙岳他们,汇合齐了直接去吴家沟,咱们两边一起查,效率更快。你说对不对?”

“嗯,有道理,那咱们今天就走?”

“今天就走!”

族里派出公车,载着我、江灵、老妹、望月、彩霞直奔洛阳。

下午一点,便到了。

先吃了午饭,然后在医院附近定了旅社。

那医院在市郊,吴家沟是山村,两下里相距路程也不近。

食宿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之后,我们便决定开始查探。

查探这种事情,没有特别好又特别快的手段,只能耐心地慢慢寻找蛛丝马迹。

我让望月、彩霞负责医院外围,我、江灵、老妹则直奔医院之内。

老妹问我要不要见一见周志成,我想了想,说:“不用了,现在没时间。等闲下来再说。”

夜色,应该在不久之后就要降临,我倒想看看,那白影和笑脸究竟还会不会出现。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