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八章天五滞元

白天,医院里的人很多,我、江灵、老妹往来穿梭并未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只是有几个医生、护士认识老妹,见面的时候打声招呼,说些“你回来了”的话。

医院的病房楼和门诊楼相距不足百米,站在病房楼上可以望见门诊楼的侧面。

老妹说,她是站在六楼上看见的白影和笑脸。我也站在她说的那个位置,朝着门诊楼望了许久,并且用法眼和灵眼都观望过。

可结果是,我并没有什么发现。

医院里对之前的失踪事件没有任何反应,至少在外人看来,医院一如往常,并无异样。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我们和望月、彩霞见了面,两人在医院外围也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江灵来的时候兴致勃勃,现在却有些焦躁,她吃饭很快,吃完之后就皱着眉头道:“咱们这么查下去,能查出什么结果?什么时候是个头?”

我开玩笑道:“白天应该不会有什么结果,没听说过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吗?作案都是晚上做的。”

江灵白了我一眼,道:“问题是,案子已经做过了。”

“那也要夜里查。”我道:“总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能不能发现,就看我们的本事了。白天医院里的人实在太多,来来往往,咱们干什么都不方便。有些地方又有人看守,咱们也不能进去。”

江灵嘟囔道:“血金乌之宫真是一群孬种!遮遮掩掩的不敢见人,天天跟捉迷藏似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望月突然道:“师父,我似乎见到邵家的人了。”

“是谁?”

我还没有说话,江灵立即便警觉似的问了一句。

彩霞笑道:“是个生人脸,我和望月都不认得。中年人,四十多岁的样子,道行不低,一眼就看出我和望月并非普通人,但留意了几眼后,就自顾自离开了,也没跟我们说什么话。应该是知道我们并非犯案之人吧。”

“哦。”我点了点头,道:“毕竟是在邵家的地面上出的事情,再加上绝无情的压力,他们派人出来找很正常。不但是他们,五大队、九大队肯定也有人手混迹在附近,就连其他的术界门派,肯定也有打探消息的,浑水摸鱼的,路见不平的,你们如果见面了想理就理,不想理也无所谓,只是不要起了冲突。敌人毕竟在暗中,见咱们起了冲突,不定怎么笑呢。”

“是,师父。”望月和彩霞都点了点头。

“这个你们拿上吧。”我把神相令拿出来,递给了望月,道:“如果有人跟你们为难,你们就以此令示之。天下术界,连带陈家,一共有十九门都是归这神相令约束,他们见到此令,只会对你们毕恭毕敬,不敢相伤。神相令约束外的门派,见了这令牌,也要给几分面子。”

“谢谢师父。”

望月感激地看了我一眼,伸手接过了令牌。彩霞心思单纯,想不了太多,但是望月可是聪明绝顶的人,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彩霞不是人,是得道的天尸,虽然看上去跟人无异,但是道行高的人肯定能辨别出异样,在这个环境里,有天尸出现一定会引起不明底细者的关注,我给他们神相令就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发生。

“好了,可以行动了。”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夜里八点,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医院里灯火通明,但是热闹程度较之白天,却远远不如。

依旧是望月、彩霞在外,我、江灵、老妹在内。

夜里,门诊楼已经关闭了,急救科室独处另一个高楼,门诊这边基本上空无一人。

我和江灵翻上二楼,顺带着把老妹也拉了上去。

既然白影和笑脸是在这个楼上出现的,那我就一层一层去看,逐个排查,看看这里究竟有没有猫腻。

我们检查的很慢很细,两个小时下来,我们三人只辗转了两个楼层,科室的门虽然是锁着的,但是想要弄开并不困难,我们是连厕所也没放过,但还是没什么异样的发现。

没有邪祟的痕迹,没有法术的痕迹,也没有歪门邪道之人。

“谁!”

在我们爬上三楼,刚从楼梯口拐进走廊时,一道黑影一闪而逝,速度快的惊人!

江灵轻喝一声,立时追了上去!

我没有动,只是站在原地逡巡四顾,我怕还有别的人在,老妹手无缚鸡之力,留下她一人相当危险。

江灵自身体异变之后,虽然恢复正常,但是功力有增无减,在陈家村生活之际,又常得老爸亲自教导,本事日益精进,此时的速度也是快的惊人。

但那黑影明显要比江灵高上一筹,眼看着就到了楼道尽头,若是那人从楼道跳出去,攀着栏杆,逐层下跃,足能逃脱。

那人也有这个本事。

江灵也知道会有这个结果,追袭过程中,将手在腰间一拍,两枚黄色命符立时飘了出去!

“疾!”

江灵朝着命符一口气呼出,轻喝一声,轻飘飘的命符立即像得了力量一样,离弦之箭般飞速前行!

再加上江灵本身的速度,顷刻之间,那命符便到了黑影脑后。

我认得那命符,一大一小,名唤“天五滞元符”,五行属性为土,符力阻顿!

“咄!”

江灵又是一声轻喝,天五滞元符瞬间便贴在了那黑影的脑后。

黑影的步伐顿时一滞,果然缓了下来。

这一刹,“刷”的一声响,金木双锋已经拔出,江灵连人带剑流星般划向那人。

这一剑,当然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挟持。

剑锋若在人颈之侧,紧贴喉部或颈部大动脉,任谁都不敢轻易再跑。

眼看着江灵就要成功,却听得“啪”、“啪”两声脆响,那黑影脑后刚刚贴上去的纸符几乎在同一时间一起裂成两半,飘然而落,自燃成灰。

江灵立时受到符力反噬,闷哼一声,拿剑的手不由自主地一抖,方向便已偏离,那黑影回过身来,伸手一探,掌心之中早弹出一物来,迎着金木双锋的剑锋而去,只听“当”的一声脆响,金木双锋被弹开数寸,江灵的身子也往后移开半步,那黑影却立定身形,缓缓将弹出之物收回掌心,且慢慢扭过脸来,在月光下露出一张白皙如玉的脸来,脸上携带的那高傲冷艳的神情也似乎万年不变。

“是你!”

“是你!”

我和江灵异口同声,诧然呼喝。

这个人我们都认识,当然都认识,因为她是邵如昕!

刚才她那掌心中弹出来的东西也不是别个,而是压鬼钱。

“你果然是因祸得福,这才几日不见,连你也能与我递上招来。”邵如昕看着江灵,冷冷说道。

邵如昕明褒暗贬,讽刺江灵原本跟自己差的很远,后来是因为诅咒之力才变得厉害,这其中的挖苦讽刺,江灵怎么听不出来。

本来就不是善茬,这时候岂肯善罢甘休,江灵当即收了金木双锋,也“哼”了一声,道:“你比我大了那么几岁,多活了那么几年,功力比我高,道行比我深,原也自然,没什么了不起的。只可惜,年纪大了,就该走下坡路了。我想再过个几天,咱们又重逢,你可能就不是我的对手了。”

江灵嘴刁,专拿邵如昕软肋下手,邵如昕二十六、七的年纪,比二十一、二的江灵来说,在年龄上毫无还手之力。

“小妮子!”邵如昕目光一寒,似乎想要发作,但又忍住了,道:“望山高欠你一个人情,我懒得与你斗嘴。”

“好了,好了。”我见这是个话缝,赶紧上前,劝道:“你们不要斗嘴了,也不算是敌人。”

“那也不是朋友。”邵如昕冷冷地回奉了我一句。

“对!”江灵也道:“迟早还是敌人!”

眼看两人还要掐架,我赶紧转移话题,问邵如昕道:“你怎么在这里?你来这里干什么?”

“明知故问!”邵如昕道:“你来这里干什么,我就来这里干什么。怎么,陈元方,咱们也才几天不见,身边就又多了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

“你好,我是他妹妹。”老妹大大方方地朝邵如昕伸出手,笑道:“我叫陈元媛。”

“哦。”邵如昕略显尴尬,迟疑了片刻,也把手伸了出来,跟老妹轻轻一握,迅即抽走,道:“邵如昕。我知道你,也见过你的照片,只是本人跟照片有些不同,夜里看上去更不一样。”

“你有我的照片?”老妹惊奇道。

“嗯……户籍资料上看到的。”邵如昕既然曾经是五大队的首领,对陈家又如此上心,见过老妹的照片也没什么奇怪。

老妹也立即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脸上依旧挂着笑:“常常听人说起你,雷厉风行,巾帼不让须眉。”

“听谁?”邵如昕问老妹,却拿眼看我。或许是以为我常常跟老妹提起她吧,但这怎么可能。

老妹道:“一个同学。”

“哦。”邵如昕略显失望,转而道:“你们有什么发现?”

“没有。”我摇了摇头,反问道:“你呢?”

邵如昕道:“我见过一个人,不,也不能算是人。”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