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四章寐生鬼屋

来人把大蛤蟆眼镜一抹去,朝老爸喊了一声:“大哥?”

又朝我喊了一声:“元方?”

之后环顾江灵、老妹等众人,更是惊奇地叫道:“元方的媳妇?元媛?老蒋家那长头发小子?还有张老爷子?”最后看了一眼曾子仲,他一拍大腿,道:“这是遇什么邪了?怎么二舅你也在啊?”

这人正是我货真价实的二叔陈弘德,天知道他怎么来了,而且还是以陈大先生的名义。

我和老爸面面相觑,无奈地笑了笑,我这个二叔没别的本事,整天神一出鬼一出,惯会使幺蛾子。

吴胜利不明所以,看着二叔道:“陈大先生,你们都认识?”

二叔大手一挥,道:“别叫陈大先生了,那是我大哥,他才是陈大先生!我是陈二先生。我们都是一家人。”

吴存根大喜道:“好,好!都是自己人!那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胜利,去牵头猪来,杀掉烩菜!”

老爸赶紧劝阻道:“不用,不用。”

二叔也装模作样道:“是呀,别弄了,无功不受禄,办完事再吃也不迟。”

周志成挤过来,朝二叔说道:“二叔,你好。”

二叔看了一眼周志成,略皱了皱眉,道:“长这么一张苦瓜脸,叫谁二叔呢?我认识你吗?”

二叔这话一说,周志成满脸尴尬,我却高兴坏了,二叔这是难得的一次正经言论。

老妹却不满意道:“二叔,这是我朋友,周志成。”

“朋友?”二叔眼珠子一转,道:“什么朋友?肘子撑?他妈吃肘子吃多了才生的他吧,起这名字?”

“好朋友!”老妹苦笑不得道:“不是肘子撑,是周志成!”

“不好。”二叔道:“这货长得一点都不好。”

“二叔!”老妹瞪眼道:“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好好好。”二叔嬉皮笑脸道:“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看他不顺眼嘛。你要是生气,我就不说了,不过别让他叫我二叔,我没这么挫的侄子。”

周志成讪笑着,对老妹说道:“你二叔真是幽默。”

老妹道:“他一直都这样。你也别放在心上。”

“没事,没事。”周志成连连摇头憨笑。

我冷眼旁观片刻,问二叔道:“二叔,你怎么会来这里?”

二叔道:“我听你三爷爷说村子里漂去的骨灰盒是从这里过去的,就知道这边有古怪。我想去找你问问看怎么办,结果你也不在家,大哥也不在。大嫂说你们去洛阳一家什么什么医院里去了,我就想着你们没空过来,那我就来呗,嘿嘿。”

我翻了翻白眼,二叔这又是大何庄的那套心思,来走走场,看看情况,自己能办的话就办了赚点外快,自己不能办就想办法拉我和老爸来。

吴存根把围观来的村民都散了去,我们几个围在屋里,商议如何走接下来的路,我问吴存根道:“村子里遇害的人都是在哪儿被害的?”

吴存根道:“自己家里。”

我道:“全都是吗?包括寐生道姑。”

“全都是。”吴胜利插言道:“每一家都是门锁的紧紧的,窗户关的严严的,但就是死了。身上一点伤也没有,平时都健健康康的人。所以寐生仙师生前才说这是村子里遭了什么些灾。”

我点了点头,道:“去看看那些屋子。”

吴存根道:“全都看?”

我沉吟片刻,道:“看寐生道姑的。”说罢,我环顾诸人道:“屋中有什么诡异情况,尚不明朗。但能让人不明不白死,恐非易于之事。所以,以我的意思,不要全都去,元媛、二叔、表哥、曾舅爷、弘慎叔留下来。”

老妹和二叔没有什么本事,表哥、曾舅爷和陈弘慎留下来能保护他们。

老妹也听话,表哥和曾子仲也都没有异议,只二叔起身就往外走,还大咧咧说道:“不就是出过人命的鬼屋嘛,那有什么吓人的?让我陈二先生先过过眼!”

二叔一走,老爸紧跟着出去,我也只好站起身来,目视一动不动的周志成道:“走吧。”

周志成诧异道:“我也去?”

“你跟都跟来了,难道不让你去?”我冷笑道:“元媛是个女孩子,你可不是。怎么,怕了?”

我可不愿意让周志成有和老妹单独相处的机会!他要是不去,我就要动怒了。

“不怕。”周志成站了起来,道:“我去。”

“哥……”老妹喊了我一声。

“放心吧。”江灵劝慰道:“有我在,你哥不会对他怎么样的。他们俩也得好好相处相处,让你哥发现发现他的好嘛。”

老妹这才无话。

我心中暗赞江灵,却去拍了拍周志成的肩膀,道:“我会保护你的。”

寐生的宅子不大不小,五间蓝砖灰瓦房,院子纵深四丈余长,横向三丈余长,典型的吉宅外形,高耸的门楼,厚重的深蓝色木头钉钉大门,怎么看怎么不像凶宅。

我们人一到,江灵就把人家大门上贴满了黄黄红红的符咒,怎么看怎么像家里死了人。

江灵解释道:“有备无患,贴上些去三尸符、镇尸符、辟邪符,一旦有什么变故,咱们能省些力。”

二叔在一旁赞同道:“灵儿真是与我英雄所见略同,此举深得我心。”

众人无语。

我先以法眼逡巡四顾,并未发现有邪祟痕迹,又以灵眼探查,只见院子之上有淡薄的青气氤氲,丝丝缕缕,间杂或灰或白之色。

这状况有两种可能,一是院子内有什么法门术局,或贴的有符咒纸箓;二是院子里以前有修道之人,但已身死道散,只留下些许残存之气。青为道,灰白主死。

寐生既然是道姑,又已身亡,那极可能是第二种。

当然,也不可排除第一种。

防人之心不可无,寐生其人,我从未见过,是好是坏,全凭村民口述,如果其是歹人,死后留下术局害后来者,那我岂不是冤枉?

再或者,修道之人原本就爱五行八卦、奇门遁甲,在院子里设下什么局防身也属正常,我可不能被误伤。

能散发出青灰、青白之气的术局,属性为木中带金,看似生,实则死!

所以,我目视老爸道:“爸,我怕这院子里有术局。咱们进去的时候,我在前,你在后,张老爷子在左,灵儿在右,二叔在中间。你看怎么样?”

老爸沉吟了一下,说:“可以。”

周志成连忙道:“我在哪儿?”

我道:“你想在哪儿就在哪儿,要不在门口等着我们出来?”

“那我也在中间吧。”

二叔道:“胆小鬼。别碰着我啊。”

我把门推开,四下里一顾,然后用极快的步伐蹿进了院子,我走的步子乃是辟邪之禹步,旁边江灵和张熙岳也是如此走法,至于老爸,不用看,一定也是如此。

院子里干干净净,安安静静,一棵树长在院子中央。

那树不高,也不大,不疏,也不密。

其高,不过院墙,其围,不过三尺。

“这是棵梨树。”江灵见我站在院子里不动,眼睛紧紧盯着那棵树在看,便说了一句话。

张熙岳摇了摇头,道:“这不是梨树。”

我也道:“对,这不是梨树。我有种不祥的感觉了。”

二叔道:“怎么了?”

我缓缓道:“《义山公录》上说,昆仑之上有木焉,叶状如梨而赤理,其名曰栯木,服者不妒。”

“昆仑山上的树长在这里?”江灵吃惊道:“这叶子吃了会让人不妒忌?”

二叔嬉笑道:“灵儿,要不你试试?”

“还是给二婶吃吧。”江灵一句话让二叔闭了嘴。

老爸道:“元方,为什么觉得不祥?”

我道:“相字而不祥。这院子四周平整齐高,端端正正,如一‘口’字。此木生于院子中央,其高又不过墙,正是口中有木,乃一‘困’字,我们进此困境,略有不祥啊。”

“你想多了吧?好多家的院子里都种的有树!”周志成道。

“我说了,此木生于院子正中央,而且其高不出墙!”我道:“再者,我刚才也说了,这是什么树?”

江灵道:“栯木。”

“哪里生的?”

“昆仑。”

“昆仑在何处?”

“西域。”

“西方五行主何?”

“金。”

“金者肃杀!”我道:“肃杀之地罕见之木,生于此处,其意吉祥?此外,口中加有,乃是何字?”

“囿字。”张熙岳道:“囿字,有约束囚禁之意。”

众人默然无声。

顷刻之后,周志成道:“既来之则安之!过于小心就是胆小!我就不怕!”

说着,周志成从我们当中挤了出来,往正屋走去。

“小子,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二叔骂了一句,道:“咱们要不要出去?”

周志成也被二叔吓了一跳,站在门口,没敢真开门。

我环顾四周道:“刚才在门外看此中似有术局,但现在进了院子,又没了青灰、青白之气。我有点捉摸不定,但是,祸门不入两次,咱们要是出去了,就不能再进来了。”

“那就查到底。”二叔道:“反正你们保护我,还有,那个肘子撑可以当问路石。”

“不用他,用他我还不放心。”我全神贯注,小心翼翼,缓缓走到周志成身旁,推开了正屋的门。

屋子里一长案,两蒲团,一桌二椅,一壶两杯。

墙上一副三清图,图下案上一香炉,炉中满是灰烬,显见已经数日无香。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