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五章心悸之夜

再看屋内四壁,一派环堵萧然的景象,不由得让人心生出世之感觉。

我使劲用鼻子嗅了嗅,没有什么诡异的气味,以法眼看,也无邪祟,灵眼更是不见恶气。

这里似乎是安全的。

看来我之前是多虑多疑了。

“元方哥,怎么样?”

江灵在我旁边问道。

我回头看了看天,日影西沉,暮霭沉沉,眼见又是个夜晚来临。

一股无法言喻的冷意由心底而生,遍布周身。

老爸也过来问道:“元方,怎么样?敢不敢进?”

“没有什么不敢的,只是也有些莫名其妙的心慌。”我无意打了个冷颤,道:“老爸,我进去,你们在这屋子四周做好防护。”

老爸道:“还是我进去吧。”

我坚持道:“我进去。你对付人事,我对付诡事。”

老爸只好作罢。

当下,张熙岳翻身上了屋顶,江灵仗剑守在正屋门口,老爸凝神立于院中。

我看了下正专注看院内屋内动静的二叔和周志成,大踏步走了进去。

客厅的天花板是格子篾席盖成的,篾席上方是房屋的大梁,这是常见的农村瓦房格局。

客厅左右各有一个内室,右边的内室有一张竹床,一张红桌,一张床头柜,两个立体衣柜。

红桌之上放了几本书,我去看了看,都是些常见的万年历、周易、梅花易数。

墙壁上没张挂什么东西,只有几个衣服挂钩。

卧室的天花板和大厅的一样,也是篾席盖成的,看上去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左边内室是书房,里面的书我们翻了翻,各种玄学读物,还有医、卜、星象杂谈怪闻。

书架上的抽屉里放着罗盘、朱砂、毛笔、洛书河图八卦贴和黄表纸,这些都是一个风水师常用之物,也没什么奇怪的。

二叔一直跟着我走,我看什么,他就看什么,翻来覆去转完之后,二叔说:“就这么些破东西,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还能发现个屁啊。”

我逡巡四顾,沉吟片刻,皱着眉头道:“二叔,你难道没有感觉到这个屋子有点奇怪?”

二叔道:“奇怪?怎么奇怪了?”

我摇了摇头,道:“具体哪里奇怪,我也说不清,但就是感觉奇怪,而且这种感觉来自房子本身,从外面看,它很大,但在里面,我却仿佛有一种被挤压的感觉。”

“挤压?”二叔嘟囔了一句,道:“没有啊。”

老爸以前当过泥瓦匠和木工师傅,他对建筑很在行,因此在建筑方面的猫腻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于是我转身走了出去,想让老爸来分析分析。

二叔见我突然出去,惊叫一声,赶紧也尾随出来,周志成跟着缓缓而出。

我问老爸道:“老爸,你仔细观察观察这房子,再进屋里去,看是否有奇怪之处?”

老爸凝视了许久,又进屋观看一番,道:“这房子似乎外大里小。”

“果然如此!”我精神一震,道:“那是不是有密室或暗房之类的构造?所以外面看起来大,里面却小?”

老爸摇摇头道:“我刚才把衣柜、书架和床都检查过了,没发现什么密道、暗室、机关。我也敲打过墙壁,没发现空心的地方。”

周志成道:“可能是这个屋子的外围墙壁造的特别厚,或者是有空气夹层,用来隔热隔冷。”

老爸瞥了一眼周志成,半晌才道:“可能。”

我摇了摇头,道:“应该没有这可能。”

“为什么?”周志成反问道。

我也不看他,直接说道:“寐生道姑是修道之人,讲究的无非是清静简单,把屋子承重之墙造的那么厚,是用来隔热隔冷?她应当不畏惧冷热寒暑吧。”

老爸沉吟不语。

二叔道:“那现在找不到什么可用的线索,怎么办?”

我道:“只有等晚上了。二叔,要不今晚你躺在这个屋子吧?”

二叔脸色一变,立即在我头上打了一爆栗,然后骂道:“你个兔崽子,你怎么坏事都想起我呢?我是你亲叔!你个混小子!”

我陪笑道:“开玩笑,开玩笑,一点幽默都不懂,其实我的意思是找个动物放里面过夜,看第二天会发生什么蹊跷的事情不会。”

二叔又骂道:“呀,你个臭小子,拐弯抹角地骂我是不是?”

我严肃地说:“不是,我是说真的,咱们弄一条狗或者弄一只猪,牛羊也可以,放进来,然后咱们守在附近,如果到第二天早上动物也出事了,那就说明确实有邪异的东西在。”

周志成鼓掌赞叹道:“好办法!亏你想得出来。”

我冷眼看向他道:“什么好办法?这有什么难想的?”

周志成一愣,然后笑道:“我是老实人,想不出来,你是精明人,点子多嘛。”

“好一个老实人。”我冷笑数声,不再理他。

江灵走过来道:“那咱们走吧,出去准备一下。”

人不敢住进来,动物是哑巴畜生,什么也不懂,自然不会推辞,住进去的是一头猪、一条狗和一只羊,都是吴存根贡献的。

我们把动物分别放在三处,即客厅、卧室和书房,每处一只。

动物放进屋里之后,开始安排防守任务,老爸在正门前,张熙岳依旧在屋顶,江灵则在房后,我在院中,二叔和周志成不愿意离开,就跟我在一起。

他们两个也不知道是无聊还是害怕,总是有一茬没一茬地说话,我有时候和二叔接上几句,有时候也开开玩笑,但是对于周志成,基本上不予理睬。

夜幕终于完全降了下来,我们既期待着发生点什么,又盼望着不要发生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猫头鹰在黑夜里嘹亮的叫了几声,把寂静的夜晚衬托的格外阴森可怖,二叔和周志成不约而同齐齐打了个寒颤。

二叔登时骂道:“奶奶的,鳖孙样,这也跟老子学!”

周志成不敢回骂,气的哆嗦。

两个人都是心里不静。

不知怎么的,我的心里也一直安静不下来,担心老爸,担心江灵,也担心张熙岳,仿佛他们都在危险之中。

老爸屋檐下,张熙岳在房脊上,我都能看见他们,江灵却在房后,我看不见她。

我心中忧虑重重,忍不住跟老爸交代了一声,然后独自走出院去,绕道房后。

江灵正抱着剑站在房子屋檐下,一动不动地盯着黑暗的夜色,木雕石塑一样,她那单薄的身体在茫茫夜里看起来让人冷意恒生,也让我更起怜惜之意。

我朝她走了过去。

江灵看见我走到近前,脸上冷意顿时像冰雪遇火一样,悄然融化了,她柔声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嗯”了一声,说:“我来陪陪你,怕你一个人在这里冷清。”

江灵笑道:“我没事,你回去吧,到现在还一点动静都没有,估计我们要等到很晚。”

我看了看手表,道:“现在已经快十二点了,待到凌晨一点,若是还没有什么情况,咱们就走吧。现在,我就陪你一会儿了。”

江灵点了点头,说:“那你就陪我站在这里吧,不过,咱们可别老说话,免得听不见动静。”

我“嗯”了一声,然后又指了指房顶,江灵不解地看了我一眼,我坏笑一下,轻声道:“就算我想跟你说什么话,也不敢在这里说呀,张老爷子耳朵很灵的,会听见的。”

我刚说完,张熙岳就在上面咳嗽了一声,缓缓说道:“唉……人老了,耳朵就不灵了,别人说什么话,我也听不见,要是非去竖着耳朵偷听,说不定会一个不稳,从房子上摔下去。咳咳……那我这一把老骨头可就散了……”

我和江灵相视而笑,这个张熙岳,难得幽默一把。

“张老爷子,你嘀嘀咕咕说啥呢?”二叔在院子里叫了一声。

他话音还没有落下,我就听见一声急促的狗叫声猛地从屋里传来,凄厉无比!这惊得我精神陡然一紧,但狗叫声只一响而过,接下来又归于平静。

屋里出事了!

这是我当时脑海里的唯一想法。

“走!”

我体内元气鼓荡,蹬墙而上,一阵幽香飘过,江灵也跟着跃上了房顶,张熙岳面色沉重,道:“原来变故是在屋中!”

我看了一下手表,当时正是夜里十二点。

妖邪终于来了。

我们三人跃入院子里,老爸、二叔、周志成也都在,盯着屋门没动。

除了那声狗叫以外,我再没有听见任何其他的声音。

屋内、屋外、院内、院外都是静悄悄的,只有我们呼吸声,彼此可闻。

没有人破门而入,因为我们谁都不知道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只是狗无聊地叫了一声,表示对猪和羊的不满,那我们冲进去就可能会坏了大事;当然,如果屋里真发生了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屋里会隐藏着什么危险,所以,更不能贸然进去。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正想下决定,一阵异样的响动突然自上而来,我登时悚然,老爸则纵身一跃,鬼魅般飘然而起,口中喝道:“何方朋友,还请现身!”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