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六章国手之伤

一声轻响,好像是风吹动树叶的声音,我目垂院子中央那棵栯木,只见一道人影掠过,兔起鹘落,轻飘飘地去了。

“还请留下!”

老爸大喝一声,双掌一挥,无数流光迸射而去,破空之音不绝于耳。

“啪!”

爆破音响,一道灰烟蒸腾而起,那人影疏忽隐没在灰烟之中,待得灰烟散尽,那人已是无影无踪。

“呼!”

张熙岳拔地而起,往外而去!

江灵也待要去,我连忙道:“灵儿先别动,只是一个人,张老爷子足够,防止调虎离山!”

老爸也立在院中不动,逡巡四顾道:“你们看刚才那动静,似乎是忍者手段。也只有忍者,才能藏在这树上许久不被咱们发现。”

我点了点头,道:“确实像。看来这个山村远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平静。如果刚才那人真是日本忍者,也不知道他是原本就在此处,还是武藏三太夫等人尾随而来。还有,这院子里只有一个吗?”

我话音未落,院门之外突地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一声呼喊:“陈大先生,抓到什么东西没有?我们能不能进去说话?”

是吴存根、吴胜利父子带着十几个村里的年轻后生,拿着照明灯,还打着火把,涌在院大门外探头探脑。

我皱了皱眉头,这群人怎么在这时候跑来了?

这不是捣乱嘛!

如果这院子里还有敌人隐匿,他们一来,搅破动静,我们也难以发觉了。

周志成却喊道:“你们都进来吧,刚发现了一个人藏在树里,又跑了,也不知道是人还是鬼。”

吴存根领着众人进了院子,眼瞪得老圆,东瞅瞅,西看看。

我瞪了周志成一眼,转而又问吴存根父子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吴胜利道:“俺们怕你们人少力薄,所以叫了大家伙一块过来帮忙!”

我暗自无奈,又道:“怎么还带着火把?”

吴胜利举着火把笑道:“是俺的主意,火不是辟邪嘛!”

我彻底无语。

吴存根在一旁问我老爸道:“陈大先生,抓住什么东西了没?”

老爸摇了摇头,道:“没有。”

吴存根又道:“那些畜生呢?”

“还在屋里。”我道:“刚才狗叫了一声,然后到现在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二叔道:“要不,咱们开门去看看?”

我沉吟了片刻,道:“看看就看看吧,院子里都这么热闹了,狗还不叫。屋子里应该也尘埃落定了。”

“我来开门。”

老爸缓步上前,屈指一弹,两颗飞钉钉头震动门扇,“吱呀”一声,开了。

老爸迅速退后,夜眼之中,我看见那只放在客厅里的羊还好好地站着,睁大了眼在看我们。

二叔长出了一口气,嚷道:“什么也没发生,屋里没事,开灯!”说完,二叔一马当先,进屋开了灯。

我却心中一凛,因为慧眼之中,那只羊的眼中已经毫无神采!

是死物!

“二叔,别乱动!”我喊了一声,连忙冲进了屋子,那只羊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保持往外看的姿势。

二叔还在一旁埋怨道:“你一惊一乍干什么?吓我一大跳!”

“这只羊已经死了……”我缓缓把手指头放到它眼前晃了晃,它没有任何动静,二叔一下子呆住了,刚进屋子的老爸和江灵也呆住了。

我轻轻拍了拍羊背,那只羊略一摇晃,然后轰然倒地!

“俺的亲娘!”刚刚挤进屋子里的吴胜利惊呼一声,火把差点丢在地上。

老爸和江灵分别冲进左右两室,然后又很快出来,摇摇头说:“也是死的。”

客厅、卧室、书房,猪、狗、羊都死了!

屋子里忽然很安静,半晌,周志成忽然大叫一声:“鬼啊!”然后跑了出去,几个人也跟着挤着跑了出去,吴存根、吴胜利父子和几个还举着火把的人虽然留了下来,却都面如死灰。

周志成跑了出去,见我、江灵、老爸等人没动,出去的都是村民,赶紧又蹿了进来。

我冷冷道:“你再嘴快乱叫,我把舌头给你拔了!”

周志成一哆嗦,嚅嗫着嘴唇,没敢吭声。

又是一件密室死亡事件,无声无息的杀戮,不,不能说是无声无息,那只狗至少还叫了一声,我现在可以肯定,那只狗的惨叫就是死亡前的呻吟。

到底是谁干的?

是人吗?

似乎不是。

门窗紧闭,严丝合缝,老爸、张熙岳和江灵在三个方位一动不动地守着,谁还有那么大的本事,从他们三个人的眼皮子地下溜进院子里,打开屋门,然后在几乎悄无声息的情况下,灭掉了三只畜生,然后又全身而退?

那个被张熙岳追踪的身影,也不是从屋里出去的,而是在屋外被发现的。

或许他一直都躲在树上,也或许是他趁乱刚从外靠近这个宅子,落到树上,然后就被老爸发现了。

总之,他没有可能进屋杀戮的机会,更没有悄无声息杀戮的本领,不然,他也不会被老爸发现行踪了。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不是人干的,那就只能是邪祟了,什么邪祟?邪祟又为什么要杀掉这几只动物?

对了,时间!

我猛地想起来,狗叫的时候,正是午夜十二点!

这个时间是巧合还是别有深意?

老爸和江灵已经把屋里屋外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还是没发现任何线索,他们两个在三只动物的尸体上也检查了半天,完好无损,没有任何死因!

一切都指向未知。

正在胡思乱想,眼皮骤然一颤,灵眼陡然开启,屋子里一股黑气冲天而起!

刹那之间,仿佛浓雾,弥漫了整个室间!

“祟气!”我诧异道:“怎么突然之间,整个屋子里都是祟气?”

“啊?”

二叔惊呼一声,道:“突然之间进了满屋子鬼?”

二叔这一句话说的我遍体生寒,仿佛真能感觉到有无数只鬼遍布在我们周围,正阴森森地看着我们。

但我以法眼环顾周遭,却无什么异样。

这说明就算有祟物,也绝不在表面。

吴胜利紧张地说:“陈大先生,咱们赶快离开吧,等天亮了再说。”

老爸看了我一眼,我抱定了这屋子有问题,但是这么多人在场,怎么都不好操作,只好点了点头,道:“好吧,把这三只畜生的尸体也抬走,回头让张老爷子看看。”

吴存根赶紧招呼几个村民去抬尸体,老爸朝屋外的黑夜看了看,自言自语道:“张老爷子还不回来?。”

江灵道:“要不,我去看看吧。”

老爸道:“还是我去吧,你们的眼在夜里不方便,说不定他会在沿途留下什么标记,我可以看得见。”

老爸走后,我们一行人到了吴存根家里,众人这才惊魂稍定,纷纷议论开来。

望月、彩霞、曾子仲、表哥和老妹也围过来问发生了什么情况。

吴存根给我们倒了些茶水,大家坐下来叙话,二叔本来要开讲,结果风头都被周志成抢了去。

一屋子人听他云天雾地地喷,就好比事事都是他亲力亲为一样。

这厮,元媛说他有些本事,但是迄今为止,我就发现他嘴皮子有本事,别的还真没看出来。

我不愿意搭理他,自去一边,先验看了一番猪、狗、羊的尸体,果然是没有任何伤口,一点点痕迹都没有。

之前陈弘慎说村子里死的人,都是这个模样,晚上睡了,白天就成尸体了,平日里有吃有喝,没病没灾,死的时候也是浑身没有一点点伤口。跟今晚这三只家畜的死状一模一样。

究竟是怎么死的?

我又让曾子仲和表哥看,他们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老妹是学医的,她听完周志成的白话后,自告奋勇过来要验尸,检查一番没有发现,说要解剖,我赶紧阻止她道:“还是算了吧,要解剖也让张老爷子,你个实习医生还是去宰小白鼠吧。”

天快亮的时候,老爸终于回来了,但是令我们吃惊的是,他是背着一个人回来了,老爸走路一步一步很沉重,浑然没有之前那么潇洒自如,而且老爸全身湿漉漉的,衣摆正往下滴着水。

就在我感到不解的时候,我忽然看清了他背着的那个人,正是张熙岳!

我顿时一愣,张熙岳竟然被老爸背了回来!

他怎么了?

老爸把张熙岳放到了床上,自己去喝了一杯水,然后一动不动地坐在板凳上,默不作声。

我们赶紧去看张熙岳,他居然是受了重伤!小腹上一片殷红,整个人昏迷不醒,脸色惨淡如纸,而且他浑身上下也都是湿漉漉的,就像是在水里泡了泡。

“老张这是怎么了?”曾子仲失声道:“碰到了什么劲敌?”

老爸终于开口说话了,他说:“我把他的血止了,你们帮他把衣服换了吧。”

老爸这一开口,我才知道老爸刚才为什么那么走路,而且回来还半天不说话,他根本就没有力气了,即便是现在开了口,说话的声音也还带有一丝丝颤抖!

我们面面相觑,这是老爸从未有过的形容。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