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四章屠魔世族

我大吃一惊,悚然而起,盯着太爷爷,许久才道:“那个千年僵尸王居然没有被完全消灭?”

“没有。”太爷爷摇头道:“昔年朱元璋身边第一谋士刘伯温为了削弱元朝大将王保保的势力,尤其是解决掉王保保身边的术界异能人士,便携陈丹聪生母前往陈家,陈丹聪知道自己的身世之谜后,大为悲恸,先是以化符之酒毙掉了叛贼陈玄忍,而后尽灭王保保身边各类邪教妖人。但那时候,血金乌之宫的势力正值顶峰时期,血无涯也是历来血金乌之宫宫主中最厉害的存在,再加上僵尸王助纣为虐,陈丹聪以一人之力对付诸邪,究竟是占不得便宜,无力将千年尸王彻底绝灭,而只是将其锁镇起来。”

(陈丹聪、刘伯温、陈玄忍、血无涯、王保保、千年尸王等事迹,在实体书中已详细描写,这里不再赘述,可参见拙著《麻衣世家》)

江灵道:“那陈丹聪是把千年尸王锁镇到过虎口了吗?”

“不知道。”太爷爷又摇了摇头,道:“数百年前的那成大战,在场之人几乎全无生还,所有的事情都是后至者口口相传,嗐,这些事情是真是假,着实难辨!据说,当时有一人曾亲眼目睹了那场大战,而且并未身亡,但那人随后却神秘失踪,不但是他,就连他的亲人、族人也一并失踪,数百年间杳无音讯,仿佛凭空蒸发。奶奶的!”

我道:“那一族是灭尸虎家?”

“聪明!”太爷爷道:“亲眼目睹战事的人正是当年虎家的家主虎辟疆,此人乃是陈丹聪的至交好友,因为其家族世代以屠灭变尸为业,所以人称灭尸虎家,或屠魔世族。因为有千年尸王作祟,陈丹聪便与此人同往对敌,但大战之后,陈丹聪、血无涯尸骨全无,神相天书杳杳无踪,千年尸王不知所去,虎辟疆也失踪了。当陈家人前往虎家寻找时,才发现,虎家的整个族人也全都消失了。真真是急死活人!”

江灵愕然道:“那是怎么回事?”

“鬼才知道!”

太爷爷长吐一口气,道:“数百年来,陈家子孙在寻找天书的过程中,也时刻留意千年尸王、屠魔世族虎家的消息,但一直都没有结果。直到近来,我才得到汉琪的消息,说屠魔世族有可能就在洛阳龙王湖过虎口。于是老道我便离开西域,一路疾行,匆匆赶来此处。”

“是二爷爷的消息?”我诧异道:“他老人家在伏牛山中可好?他又从哪里得来的这些消息?”

“汉琪还好,不用挂念。”

太爷爷道:“当年他一手组建拜尸教,神通广大,势力遍布天下,几乎所有的变尸都归他节制号令,虽然前番伏牛山中大战频仍,拜尸教总舵被毁,厉害角色损失殆尽,但是散落在各地的教众并未全部灭绝,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正应此理。也就是这些散落教众起了大用处,汉琪严命这些尸众不可作恶,邪不归正者灭无赦,其余愿意不杀不害人者,则可保全。这些保全的尸众便四处打探一切有关天书的消息,我也一直跟他留有我的行踪。本想着不会有什么希望,但是没有料到,就是这些尸众起了大用,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流窜到了这里,发现了过虎口的秘密,然后迅即回报给汉琪,汉琪又令它们找到我,向我说明,并且亲自引我去了过虎口。”

我连忙道:“那您见到了虎家的人?”

“没有。”

太爷爷仰面灌下一口酒,懊恼道:“你太爷我连过虎口都没有过去,更别说见到人了。”

“啊?”我诧异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爷爷道:“过虎口乃是一道天然崖口,其周边群山环抱,尽是陡崖高耸,猿猱难攀,飞鸟不过,更不用说人了。又因为这崖口鬼斧神工,像极了一张虎嘴,所以我才将其称作‘过虎口’,它本来是没有名字的。更兼其中有一股莫测力量遍布周遭,现代所谓的科技设备,无一例外,到彼处全部失灵。想要进入过虎口,必须只身。”

我奇道:“那便只身而入不就成了?既然有崖口,那便从崖口进去,何必要攀援群山?”

太爷爷道:“崖口只是一道天然屏障,除此之外,尚有一道人为屏障。”

“人为屏障?”

“是玄术禁制。”太爷爷道:“过虎口处有一道极其厉害的禁制,将过虎口内外完全隔绝!嘿嘿……老道我一连去了三次,用尽了平生手段,最后一次,几乎赔上了老命,也没能过去。所以我也不敢再捋虎须了,以免不死老道成了死翘翘老道。”

我愕然道:“如此厉害?”

太爷爷道:“着实是非同小可!但我确信无疑,那就是虎家的手笔!”

我诧异道:“为什么这么肯定?”

太爷爷道:“因为那禁制对人只是阻碍,并无伤害,但是对变尸,却是一触即溃!任何变尸,不管有多厉害,只要道行在五百年内,碰到那禁制,就灰飞烟灭!如此厉害的屠魔手段,当今术界无人能够做到,放眼过去,也只有虎家。而且我也相信,这禁制绝非是虎家一人一世之力,想必虎家每一代族长都会在过虎口进行禁制,数百年下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禁制了,其威力当然是惊世骇俗!汉琪派出去的尸众,也是因为发现了过虎口的古怪,强行入内,灰飞烟灭了五具变尸,才悚然而退,回禀汉琪的。”

我听得目瞪口呆,半晌才道:“但凡禁制,必有符箓,太爷爷没有看到过虎口附近有任何符箓咒文吗?”

“这个想都不要想。”太爷爷道:“虎家的符箓向来独树一帜,乃是隐符。他们取山术、命术两家之长,以手画符,符在虚空,肉眼根本不可见。”

我沉默片刻,道:“太爷爷,既然您没能进去,为什么会怀疑千年尸王被锁镇在其中?”

“是汉琪派出去的那些变尸的反应让我起了疑心。”太爷爷道:“它们对同类有着本能的感知,就是这感知吸引它们找到了这里。而且到了这里,它们几乎是奋不顾身要冲进过虎口的禁制,六具变尸,被摧毁了五具,最后剩下那一具才恋恋不舍而走。同类相引,汉琪说这过虎口中必定有极其厉害的变尸存在,所以才会产生如此效果。你们想,屠魔世族,隐匿不出,百年禁制,极其厉害的变尸,这一切线索除了能跟千年尸王联系到一起,还能是什么?”

江灵道:“那这虎家为什么要布下这道禁制呢?”

“当然是想与世隔绝。”太爷爷道:“他们能选择如此一个偏僻的世外桃源所在,显然是不想再与世人接触,布下这道禁制,更是不想让外人进入其中。或许还有一种可能,布下禁制,只是为了不让千年尸王再出来!”

江灵“啊”了一声道:“尸王不是被神相陈丹聪被锁镇了吗?怎么还能出来?”

“神相的锁镇术虽然厉害,但是毕竟也只是锁镇。”太爷爷道:“数百年下来,没有人再注入新的力量,那锁镇术的威力就会大打折扣。就好比一把锁,锁在门上,几十年不动,便会生锈腐蚀,到时候不用钥匙,用手一掰,就断了。千年僵尸王只要不灭,等锁镇力量减弱之时,就是它出头之日。”

我皱眉道:“那锁镇什么时候会减弱到千年尸王可以复出的地步?”

“不知道。”太爷爷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千年尸王在过虎口内,那么虎家人必然知道它的底细!不但如此,虎家人也必定知道很多与天书相关的秘密!因为他们先人是昔年大战中唯一幸存的目睹者!也就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一定要进过虎口!”

江灵道:“可是您都进不去,别人怎么进?”

“他或许能!”太爷爷看着我道:“我虽然不在你身边,但是术界到处流传你的消息,说你击败了太虚老妖,已经开了灵眼,还灭掉了南洋痋王阿南达,近来更是风头大出,连日本的影忍都败在了你的手上,真是我的好重孙!”

我尴尬一笑,道:“太爷爷,即便如此,我的道行也不比你高,您进不去的禁制术,我也难进啊。”

“你有灵眼。”太爷爷道:“灵眼相气,术界任何法术,只要不是高明到了极致,你都能看出术气、术脚所在。”

我沉吟片刻,道:“血玲珑的本事比您如何?她的法术算不算高明到了极致?”

太爷爷道:“五十年前,大家半斤八两吧,现在就不知道了。至于法术,应当还未超凡入圣吧。”

我道:“血玲珑的符咒,我有时候就看不穿,之前,她还用符咒减弱了我的道行,令我的目法几乎全然失效。如果虎家的符咒比血玲珑的还厉害,我就无能为力了。”

“不,这不能相提并论。”太爷爷道:“血玲珑厉害,厉害在于一人,她以百余年的功力,费尽心血造出来的符咒,你有时看不穿,并不意外。但虎家厉害,不在一人,那禁制是数百年数十人之力,反复重叠而成,你的灵眼应当能看穿。”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