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九章混沌若无

陈万年的话,让我心内一阵悚然,仰面向上,夜空更加黯淡了,星辰只剩下四分之一天际,真的到了穷途末路吗?

一阵风过,斗转星移!

夜空突然消失了!

一切幻象都消失了!

天地重新变回白茫茫的灵界!

这才是这里永恒的颜色和状态!

眼前,是一个人,一个我看不清面容的人。

只有一双眼睛,亮的可怕的眼睛,在盯着我的眼睛!

我知道,他就是陈万年!

三魂之力,就是从我们的眼中经过,然后交换了身体。

最后一刻似乎要到了。

果然是不用全部吸走我的魂力,我还能剩下些许,可是那又有什么用?

突然间,我心中一动,陈万年要达到混沌境界,不需要完全吸收我的三魂之力,那么,我把我的三魂之力全部给他,会有什么后果?

水满自溢,月盈则缺!

念及此,我猛然加剧了自己三魂之力流失的速度!

将自己能支配的魂力,全部迸发出去!

全都冲着陈万年那明亮的眼睛而去!

一泻千里!

他的眼睛,就仿佛是两个巨大的漩涡!

我的三魂之力只要出去,就会毫不迟疑地被他吸收!

他似乎也意识到异样了:“怎么魂力吸收在加剧?陈元方,你在干什么!你不想活了——不好,不能再多了——陈元方,快闭上眼睛,否则你会死的!”

“嘿嘿……”我猛然伸出双手,抓住了陈万年的身体,笑道:“干嘛要闭上眼睛啊,我要眼睁睁看着你成功啊。”

“陈元方,闭上眼睛!闭上眼睛!否则你会死的!我只想取一部分三魂之力,不想让你彻底魂飞魄散!”

“没关系的,既然想要,就全给你了,不必只要一部分。”我睁大了眼睛,越发不肯闭上,道:“留下一些残魂余念,还不如一点都不留。”

“不,不!我不要了,我不要了!”

我冷笑道:“不要了?之前你那么苦苦求我,现在居然说不要就不要了?”

“对,不要了!够了,够了,已经够了!”陈万年痛苦的叫道。

“这么快就够了?”

“陈元方,闭上眼睛,求你了!求你闭上眼睛!”

“求我?可我闭不上眼睛,怎么办?”

“求求你,求求你……啊!啊!不要了!不要了!够了!”

陈万年的声音近乎癫狂!

我几乎要承受不住!

下一刻!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瞬间,无声无息。

一切重归于沉寂。

但这沉寂也只是数息时间。

数息过后,一片异亮的光芒,突然闪耀!

闪耀在空中!

闪耀在灵界的天空!

这亮度,我根本无法形容!

只一瞥,我便盲了!

被那亮光闪耀的暂时从盲!

“轰!”

辉煌过后,一声暴响,我的耳朵,在刹那间失聪。

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飘忽的状态。

眼睛,终于闭上了。

泪水,不可抑制的淌出来。

但,却有一股澎湃的力量,渐渐涌入身体中。

原本的虚无缥缈,此时此刻,慢慢变得实在,变得充盈,甚至,要饱满起来。

这,是三魂之力。

是三魂之力在回归!

我清晰地感受到了!

那饱满的感觉,越来越真实。

我的视觉,听觉,都在恢复。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才发现,身边满是一点一点晶亮的光芒。

数量,无穷无尽,仿佛大漠之沙,放佛寒冬之雪,却又像夜里河畔草丛中飞舞的萤火虫。

它们飞舞着,飞舞着,飞舞到我眼前,只一闪,便消失了。

这时候,我前所未有的清醒!

也前所未有的明白!

就像这轩辕八宝鉴一样,明白一切,洞察一切!

这些闪耀着的,消失了的,都是三魂之力。

有我的,也有陈万年的。

陈万年呢?

他不再了。

他本来就已经是个死人。

一个死人还有这么大的欲望,除了消失,似乎别无他法。

吃的太多,终究会被撑死。

就算他不想吃那么多,可是到最后,又怎么能控制地住?

就好比一个人,贪求权力,从一介小吏做起,一步步拾级而上,何时才是他的尽头?

没有尽头。

就好比一个人,贪恋钱财,从一枚硬币开始,一点点囊括其中,何时才是他的尽头?

没有尽头。

欲望,只要开始了,就不会有尽头。或者说,尽头也许有,只是,那尽头是灭亡,是永恒的毁灭!

我的三魂之力回来了,陈万年的三魂之力也跟着回来了。

我的三魂之力回归了,陈万年的三魂之力,也跟着进来了。

三魂之力,也是有灵性的,无主之物,惶惶如丧家之犬,无处可去,又能怎么选择呢?

三魂之力,从稀薄,到凝练,渐渐进入境界,从散魂境到离魂境,再到敛魂境、幽明境、澄明境,又到空明境、无为境、小圆满境,终于完全恢复我的大圆满境!

但是,我惊奇地感觉到,我体内的三魂之力还在增加!

到了大圆满境之后,三魂之力依旧是一路飞升,不断往上攀升!

我心中惊疑不定,却也没有刻意去阻拦,我也想验证验证,大圆满境界之上,是否真的存在另一种,所谓的混沌境界。

我不是陈万年,我不是在对别人的三魂之力巧取豪夺,我只是在给这些无主的,有灵性的力量,提供一个可以安身的场所。

来吧,都来吧。

若是容纳不下,就请在灵界之中,成为耀眼的星辰吧。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三魂之力似乎不再涌入我的体内,而我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了。

准确来说,是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种模糊的影像。

那是辽阔,浩瀚,无边,无涯,又安静,沉寂的世界。

却什么都没有。

没有声音,没有颜色,也没有气味。

这是一个无的世界!

空的令人心悸!

但,我的视野,我的听力,我的嗅觉,我的感触,我的心境,却都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清明、直观程度!

仿佛什么都可以捕捉,什么都可以掌控,什么都看得出,什么都看得破!

这是什么境界?

难道便是那混沌?

突然间,我明白了,我顿悟了!

这就是混沌!

混沌,若无物。

无就是有?

大成若缺?

大圆满之后,就是混沌无物,就是一切归零。

归零,从另一种程度上来说,也就是拥有万物了。

空碗才能盛水,空屋才能住人。

空,才是最大程度上的“有”。

一切都已明了。

眼前重新变得清晰。

我站在这里,逡巡四顾,灵界还是那个灵界,白茫茫,空荡荡。

不,不是空的。

因为我看见了一个人,一个高高瘦瘦的人,一身白色的衣服,低着头,脸隐晦在暗影里,正从我的对立面,朝着我,缓缓走来。

距离我三尺之地,他站住了然后抬起了头,仰起了脸,这一刻,我们四目相对,彼此都看清楚了对方。

我愣住了。

因为我看到了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一样的身高,一样的身形,一样的五官,一样的面相,一样的眸子,一样的笑意,一样的神,一样的气!

除了衣服,我是黑的,他是白的。

“陈元方,久候了。”他先开口说话,那语气,那语调,那声音,那声量,也与我完全一致!

就连说话时,嘴角弯起来的弧度,也跟我一模一样。

我就像是在对着一个镜子,但感觉却又是格外的异样。

我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话,愣了许久,才道:“你是谁?”

“我是你。”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知道了,你还问?”

我稍稍平定了一下心神,道:“我的意思是,你明明知道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你却还这么说。”

“你错了,我就是你,你也是我,我没有骗你,你也没有看错。”

我道:“请给我一个可以说服我的理由。”

“知道心猿意马吗?”

“知道。”我道:“一个人,三心二意,恍惚不定。”

“对。我就是你的心猿意马,我就是你的那颗浮躁、不安的心。”

“你是我的心?”

“我是你的心。”他笑道:“当一个人,修为到了某种境界,就会看到自己的心,看到自己的本心,所以你不用惊奇,也不用害怕,这是你走到这一步,必定要经历的过程。你可以不相信任何事情,不相信任何人,但是你却不能不相信自己的本心,不能不相信我。”

我道:“要是不相信,会有什么后果?”

他道:“没有什么后果,只不过是止步于此,不再前行罢了。一个人,连自己的本心都看不清楚,又怎么可能看得清楚大势,看得清楚天道?”

“看清楚大势,看清楚天道?”我吃了一惊,道:“天眼相道!那是具备天眼神通的人,才可以做到的事情。”

“你离此步,并不遥远了。”

我离天眼不远了?

我一阵激动,但瞬间,又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不信直中直,须防仁不仁,戒急用忍,正在此时!

我道:“本心既现,必有要教我之处。你有什么要教我的吗?”

他道:“我没有要教你的,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请讲。”

“天道是什么?”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