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零章天命为何

“天道是什么?”

我笑了笑,道:“天道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这个问题,我曾经在观音庙与空空和尚等论证,你是我的本心,应该知道我心中所想,又何必来问?”

“那你跟陈万年说,天纹、地纹、人纹都在你掌中,故命运也在你手中,这又是何意?”他笑道:“莫非,你不信命由天定,人力不可为?”

“我信,命由天定,人力不可为,但是运可以改。命在天,运在我,仅此而已。”

“如此说来,你更重运,而轻于命?”

“不然。”我道:“命是皮,运是毛,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没有命,何来的运?只不过命是天定的,运才是自己的,我决定不了天命,只能改变自己的运势,相门,本就是观天知命,因命而改运。尽人事,看天意,仅此而已罢了。”

“运可以影响命吗?”

“当然可以,否则改变运势,岂不是在做无用之功?”

他道:“命既然是注定的,运又怎么去影响?”

“相由天定,而世无预做。”我道:“这便是天命所在,但相逐心生,心变,相变,运势也在改变,运势改变,则命向有转。这便是影响。”

他道:“我看不然。汉文帝时的邓通,你可知道?”

“当然知道。”

“请讲。”

我道:“汉文帝信鬼神、好长生。某夜,做梦登天,却上不去,后来有一个黄头郎推了他一把,他才上去,回头看时,只见那黄头郎穿着横腰单短衫,衣带系结在背后。梦醒后,文帝便暗中寻找与梦里打扮相似的人,还真看见了一个,问其姓名,答曰姓邓名通,文帝一听,‘邓通’者,‘登通’也!于是大喜,便将邓通留在身边,倍加宠幸。

某日,文帝让相士为邓通看相,相士看罢,道:‘怪哉,怪哉,此时虽然富贵,但却有纵纹入口,乃是饿死之兆,他年,邓大夫一定会因贫困而饿死!’文帝听了以后很不高兴,愤愤地对邓通说:‘朕要你富可敌国,看还会不会饿死!’随后,文帝便将把蜀郡严道县的铜山赐给邓通,并允许他铸钱,从此以后,邓通便富可敌国!

某日,文帝的毒疮突然发作,红肿流脓,溃烂不堪。文帝痛得伏卧在床,日夜哀号。邓通在旁焦急,便张嘴去吸那烂疮,只几口,文帝便悠悠醒来,一看,乃是邓通,便大受感动几天后,文帝问邓通道:‘你说天下间,谁最爱我?’邓通道;‘自然是太子。’此时恰好太子进来问安,文帝便叫太子来给他吮疮。太子无奈,勉强跪在榻前,但嘴还没有碰到疮口,便呕吐起来。文帝不悦,太子也怏怏而退。此后,太子闻听邓通曾为文帝吮疮,又惭又愧,更对邓通记恨在心。数年后,文帝死,太子即位,是为景帝。景帝甫一即位,便将邓通革职,追夺铜山,抄没其全部家产!一夜之间,邓通从富可敌国的王侯,沦为乞丐,终于饿死街头。”

我将此事简述快叙,他听了之后,却是一笑,道:“这便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人力有时尽,天意岂可违?所以诸葛亮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由此可见,无论你怎么努力,怎么去改变,上天给你定好的命,你是改不了的,即便是贵为天子,也是改变不了的,所以,你的运势可以影响天命,让天命有所转机,那是谬误的。”

我摇了摇头,道:“不是这样。邓通没有自己去改自己的运,而是让命运操纵在文帝、景帝之手,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影响自己的命!如果你说的命都是上天注定的,无论怎么做都不会改变,那么一个人原本富可敌国,有一天突然产生了和你一样的想法,无论我怎么做,怎么努力,以后的命都不可能改变,然后他就什么也不做了,一日日坐吃山空,这难道也是他的命?”

“如果是这样,那就是上天注定他要坐吃山空!”

“强词夺理!”我冷笑道:“你这是臆想预定,无论我说什么,你都可以说是上天注定好的。”

“那本该如此,不然呢?”

我道:“你问我知不知道邓通,我也想问你知不知道裴度?”

“当然知道。此人那是唐朝明相!在他未做官前,乃是一介穷书生,寄宿在山神庙中。一日外出,遇见麻衣道者,为其相面,惊道:‘你这人乃是绝命,当遭横死!’裴度听了之后,郁郁寡欢,在回转山神庙时,却意外捡到了一条玉带。

原来,有一个好官韩太守,因为廉洁奉公得罪权贵,被国舅傅彬诬陷下狱,即将处死。韩夫人辛苦筹资去救韩太守,幸亏得到了朝廷采访使李邦彦赠玉带相助。但是在路过山神庙时候,不慎失落玉带,也就是裴度捡到的那条。韩氏母女丢失玉带,绝望之际,想要自尽,裴度却百般找寻失主,并将玉带归还。韩太守一家三口性命都因此获救。

后来,韩夫人来山神庙感谢裴度,走的时候,裴度出门相送,刚出得门,轰然一声,山神庙已经倒塌!裴度幸免于难。进京赶考时,裴度又遇见了那位麻衣道者,麻衣道者见了裴度,大吃一惊,道:‘怎么几日不见,你的面相竟从横死之贱相,变成了贵不可言之相?’裴度笑道:‘你不是说我要横死吗?怎么现在又改口了?’麻衣道者说:‘你一定是做了什么事情!’裴度便将自己还带的事情说了一遍,麻衣道者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相逐心生,吉人自有天相,你一心为善,相也由贱相变成了贵相,他日前途,不可测也!’裴度一朝中举,成为天子门生,数年之间,平步青云,从小官做起,直至宰相,成为中唐时期的杰出名臣!”

“不错,不错,你讲的一点也不错。”

我拍手赞道:“这就是相逐心生,心善则面善,心恶则面恶。本是恶相,一心向善,便会成吉相,运势会转好;本是好人,变了坏心之后,面相也会随之改变,运势也变坏。裴度的命是天定的,上天注定那个山神庙会塌,会砸他,但是他却以善心善行善举改了运势,提早一息出门,未被砸中,命因势改,而出现了转机。这足以证明,我所说是正确的。”

“非也!”他笑道:“那是相士说错了,裴度的命就该是上天注定,上天注定他会捡到一条玉带,会还了回去,会提前一息出门,会不被砸死!所有的一切,不是因为运势改变了命,而是天命从头到尾都是这样!”

“哈哈哈哈!”我大笑道:“你真是强词夺理,无可救药!裴度还不还带,那是他自己内心的选择,与天命何干?他若不还带,自然被砸死,但他还了,所以才得了善报!这是人心决定命相!”

“他在那时候会做出那样的选择,也是天定的。”

我沉默了片刻,再这么说下去,根本辨别不出高低,我是被动的,他是主动的,不如变客为主,于是我道:“既然你说什么都是天定的,那么我想请问,天命是什么?”

“天命是主宰,天命是永恒,天命是一切!天命是所有人都看不见,所有人都摸不着,所有人都嗅不到,但是所有人都必须也必定会臣服于其下,无条件地接受他的掌控!你问我什么是天命,这就是天命!”

我笑道:“如此说来,天命只有一个?”

他道:“宏观的天命只有一个,但又具体而微,到每一个人身上,又各自不同。”

我道:“天命不会因你我不同而不同?”

“我说了,天命只有一个,具体而微,怎么会因为你我不同而不同?”

“既然是这样,那么,为什么我认为的天命跟你认为的天命不一样?”我道:“我认为的天命可以因为运势的改变而有影响,就好比人如火车,天命如轨道,运势如石头,轨道不会变化,火车只能在轨道上行走,石头放在了轨道上,火车会翻;石头撤离了轨道,火车便不会翻。”

“那是你的认为错了。”

“那你的是对的?”

“当然!”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对,我错?谁告诉你的?谁做的判定?”

“……”

他不吭声了,他沉默了。

“是你做的判定!”我冷笑道:“你把你自己当成了天,可惜你不是天!你说我是错的,我还说你是错的!谁能来判定?”

还是沉默。

“你所谓的天命是你臆想出来的,所以说,你的天命就是你的心!如果你不信有天命,那么天命就不存在,如果你信有天命,那么天命就存在!”我道:“但是,你又说天命是永恒,是一切,不会因为你我不同而不同,这就是矛盾,也是一个悖论!如果你是对的,为什么我和你想的天命会不同?只有一个解释,你是错的!”

他笑了。

看着我笑了。

“你笑什么?”

“我笑你,你是错的,因为我是你的心,我所说的,都是你所想的。”

我也笑了:“那是以前,现在我看清了。”

“真的看清了?”

“看清了。”

“恭喜你。”他的影子在慢慢变淡,笑容却越来越清晰:“你开了天眼!”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