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一章天眼神通

刹那间,月影斜移,水波倒生,风从地起,尘自天落。

无数琼花碧树,雪海湖山,影影重重,造出无边胜景!

天花乱坠,仙乐惊鸣,万般幻象,忽生忽灭。

倏忽之间,又肃然,清静。

没有第三只眼,在我的天庭部位长出来。

那只是我曾经的想象。

目法之修为,只在目法之中。

依旧是我的双目,我清晰而直观地感受到了它们的变化。

能看得透一切,能看得穿一切。

这灵界本来没有方向,没有路途,但是现在,我看到了。

大道自脚下而起,绵延向远。

我极目望去,已知那里必定是要出去的地方。

我走了过去。

两扇紫色大门洞开,外面,红尘万丈。

我毫不犹豫地走了出去。

陈万年千般阻挠,万般纠缠,终究还是留不住我,反而成全了我。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谋事若错,成事更是大缪,思之,令人心中无限感慨唏嘘。

走出大门,跌落红尘,一阵恍惚,仿佛梦回,辗转醒来时,才发现,周围已经变了模样!

阴阳转象乾坤再造大法门!

我就在那阵法前面。

躺在那里。

我的魂魄,从灵界之中,回归了本体。

此时此刻,我,是真正意义上的我。

身边,是两个女人,一个是江灵,一个是邵如昕。

不远处,一众人团团而坐,分处八个方位,正合八卦图,每人后背上都贴着一张符纸,嘴巴微微张开,似是含着什么东西,八个人一动不动,仿佛泥塑石雕,而八卦图中坐着一人,也是一动不动,道袍长须,拂尘摆地,正是天佑公!

八人之中,竟有一人是御灵子,一人是周志成!

我立时醒悟,这八人再加上无着子,必定是血金乌之宫新晋的九大长老。

灵眼相气,天眼相道,只一看,我便明白,这八人每人身上所贴的符纸,均是出自血玲珑的手笔,乃是以旁门邪术遽增各人修为,八人口中所含的东西,也是出自血玲珑手笔的命丹,其功用和效力与那命符倒是相辅相成。

这八卦图,乃是命术大阵,专一锁制绝顶高手。

这八大长老,在血玲珑命符与命丹的佐助下,再配合这命术大阵,竟与天佑公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再往一旁,我看见天默公端坐于地,其势无观无息,其身青气蒸腾,却是真性真道、复功还原之相。

天默公不远处的地上,歪歪斜斜伏着一人,正是闵何用,周身青气枯竭殆尽,已是强弩之末、油尽灯枯之兆。

无着子和血玲珑却不知所踪。

“元方哥!”

江灵本来是正在目不转睛地观望八卦图阵,忽然见若有所悟般扭头看我,然后一惊,随即大喜,叫道:“你醒了!”

“我醒了。”我站起身子,看见轩辕八宝鉴还挂在我的脖子上,心中不由得感慨道:“这一件稀世罕宝,真可谓是成也由它,败也由它。”

邵如昕听见我说话,也立时回过头来,眼中掠过一抹喜悦的光芒,随即又冷冷道:“你终于醒了,我们不用再看着你了。”

我笑道:“谢谢!你们辛苦了。”

江灵拉着我团团看了一圈,然后皱眉道:“元方哥,你,你没事吧?我感觉你好像跟之前不太一样。”

我道:“不太一样?哪里不一样?”

江灵道:“说不上来,但就是不一样。”

邵如昕也盯着我看,然后说道:“你是不是修为又有精进?我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是!”江灵道:“就是这种感觉,越来越捉摸不透了,像是变了一个人。”

我道:“我还是我,至于不同,那应该是开了天眼的缘故。”

“天眼?”江灵与邵如昕面面相觑,脸色都是骤然而变,刹那间惊喜错愕,轮番交替,终究还是失声道:“你开了天眼?”

“应该是的。”我微微一笑,道:“机缘巧合。血玲珑和无着子呢?老爸呢?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张熙岳、曾子仲、表哥和老妹他们人呢?”

“等一下!”江灵难掩激动道:“元方哥,你什么时候开了天眼?天眼在哪里?”

我道:“就是魂魄在镜中的时候,天眼是目法修为,自然就在我的眼中,不必另外具象出来。”

“陈元方,你离神相越来越近了。”邵如昕无喜无悲道:“我离你却越来越远了,看来,今生想要杀你,应属妄想。可笑当时我被陈天佑废掉的功力,归去时,不惜启用邵家的禁忌之术,让我父亲、母亲以功化功,以术转术,在数月之间,完全恢复我的本事,却使他们成了道行功力尽失的废人。”

“邵如昕,你……”

我刚要说话,邵如昕却冷冷打断我道:“你不用跟我说什么话,道理我都明白,也不用你再说教。”

“好。”我点点头,道:“我也确实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你什么都知道。说说你们的经历吧。”

邵如昕道:“我们为了救你,让绝无情和杨国强调来了切割器,将那宅子里的钢板切开了口子,然后突入,却没有发现你,搜查之下,才发现那密室中有暗道,暗道之下也有伏兵,绝无情、杨国强火力杀人,又捉了几个活口,以五大队特有的逼供手段问出血金乌之宫是在龙王湖下,并由他们带路,将我们引来。我、江灵、陈天佑还有你父亲以及绝无情的五大队,杨国强的特警队,全都跟来,留下陈元媛、蒋梦白、张熙岳、曾子仲等人,让他们去了项山寺,找守成和尚,一则养伤,一则保身。我们进来之时,无着子带着大批血金乌之宫的弟子与我们正面碰上,将绝无情的五大队还有杨国强的特警队阻隔了下来。我们为了找到你,穿插而过,直奔这里,然后看见你躺在地上,而他——”

邵如昕指了指天默公,道:“他就站在你身边,跟两个人在鏖战。”

我点了点头,道:“他是我嫡亲的太爷爷,陈天默。”

“我知道,陈天佑一眼就认出他来了,煌煌中土,果然名不虚传。”邵如昕道:“他真的还活着。”

“我们来的时候,这里正在发生的是一场相术、命术、山术的惊世骇俗之战!”

江灵道:“与天默公争斗的那两个人,一个是血玲珑,一个就是这躺在地上的闵何用。三人各自的修为,都已经到了化境,每一招,每一式,无论是功、法,都精妙到无法言喻!尤其是天默公,守护着你,还以一敌二,竟未落败!我原本以为天佑公、陈叔叔、东木前辈、晦极他们就是这世上最厉害的人了,可是没想到,天默公比他们还要厉害!”

听见这话,我遗憾无限,都是陈万年在捣鬼,否则我怎么会错过这场惊世骇俗的大战?

我道:“那天默公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江灵道:“是血玲珑在捣鬼,血玲珑看见我们过来,就让闵何用速战速决,那闵何用对血玲珑的话言听计从。当时,血玲珑弹出了一枚命丹,一张命符,闵何用吃了命丹,贴了命符,然后便像发疯了一样,功力也在陡然间大涨,一时间,仅凭一人之力,竟然与天默公打的难解难分!天佑公当即上前援手,却被血玲珑引入那八卦图阵中,被她手下的八个长老困住。陈叔叔也上前援手,跟血玲珑斗在了一起,两个人腾挪鏖战,越斗越远,渐渐不知所踪。天默公跟闵何用斗到最后,闵何用已经疯癫,天默公不愿伤闵何用性命,便拼尽全力,将闵何用身上的命术符力和丹力化掉,但闵何用究竟还是透支太剧,几近油尽灯枯。天默公也耗损过剧,此时正是在休养生息。”

我沉默了片刻,老爸的六相全功已经修炼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虽然他不懂法术,但是一法通,万法会,一力降十会,他对抗血玲珑,凭借耳、目、口、鼻、身、心六相,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绝无情的五大队和杨国强的特警队,对付无着子带领的血金乌邪教徒众,应该也不成问题。

天佑公这边,只要破了八卦图阵,当然无碍。

这八卦图阵,由血玲珑设计,又加了她的命术之力,却不是等闲易于之阵,不能骤然出手去触碰,否则死伤难料。

虽然说开了天眼,但是遽得之目法,不可不小心谨慎。

当下,我朝江灵和邵如昕说道:“我去看看那阵法。”

江灵道:“元方哥,你是要破阵?”

“嗯。”我点了点头,道:“先把天佑公腾出手来,然后去找老爸。”

江灵道:“先不要忙这个。”

我诧异道:“为什么?”

邵如昕道:“陈天默复功之前,曾说过,不用着急,陈天佑和陈弘道都不会有危险,而且待会儿便会有咱们的援手过来,覆灭血金乌之宫不成问题。如果你醒来了,便不要顾及其他,先去破解禁锢,拿到天书。否则,血金乌之宫一旦覆灭,恐怕陈丹聪和血无涯的遗体,连带着神相天书都会被毁掉!”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