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二章神目如电

邵如昕的话让我略一惊,不由得又回头去看那陈丹聪和血无涯合力错造之下的禁锢。

要破解这禁锢,拿到天书,该用什么方法?

天眼相道,洞鉴万事万理。

江灵正在看我,忽然诧异道:“元方哥,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怎么了?”

“有光闪耀出来。”

“什么光?”

“像阳光,又像月光。不,不是,是左眼闪耀出阳光,右眼闪耀出月光。”

我点了点头,道:“那就对了,这便是天眼。”

江灵咂舌不已,邵如昕却道:“看得出怎么破除禁锢了吗?”

“看出来了。”我道:“现在我也明白了为什么血玲珑需要我的身体了。昔年,陈丹聪与血无涯一场大战,用的是大相术阳力,血无涯联合千年尸王,用的是大命术阴力,阴阳交会,相冲相融,两人身死,而阴阳之力难解难分,终究结成了一道极阴极阳的禁锢,不但将两人的遗体给完全保存了下来,还将《神相天书》给留存其中!所以,想要拿到《神相天书》,必须破除这个禁锢,想要破除禁锢,必须要同时消除禁锢中的极阴和极阳之力,试问天下间,又有谁能做得到这一点?”

“不错!”

一道声音忽然响起,我循声望去,但见一道人影飘忽而来,长发垂肩,面失五官,只容双目,幽芒乍现,却是无着子!

“无着子。”我稍稍有些诧异道:“你居然赢了绝无情和杨国强?”

“对付他们,何须我一直在场。”无着子道:“我是来看你的,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还活着,而且还醒了过来!”

“我不但活着,还活的好好的。”我笑道:“你还敢来?”

无着子道:“我有什么不敢?恐怕你还不知道吧,这个禁锢是在我宫主布下的阴阳转象乾坤再造大法阵中,这是上古秘术!非经我宫主以命符允可,无人能进!若要是强行突入其中,法阵破而禁锢毁!血无涯、陈丹聪以及《神相天书》全部都会化成灰烬!”

“是么?”我瞥了那由石柱组成的大法阵,目中日月光辉,再次迸发。

“当然!”

无着子傲然道:“你已经看出来了,要想破除禁锢,需要至阴和至阳两股力量,这世上,想要找到至阴的力量,并不难,可是想要找到至阳的力量,就太难了,所以,我宫主才会费尽心思去抓你回来,因为你就是至阳之体。不过我宫主事先料到了,你是术界中的一个异数,怕届时即便是能抓到你,恐怕也会临时生出祸端,所以才下令,能杀便杀,杀了之后带尸体回来;若是有十足把握,可以带回活人,也必须是废除了道行。即便如此,宫主也还不放心,所以才精心设下了这命术大法阵,并以惊世之才在这大法阵中做了手脚,改变了法阵原本只被动保护的效力,增添了反噬之用。如此,一来可以保住禁锢不腐;二来可以防止人以蛮力突破禁锢!可笑陈天默不明其故,竟然自愿前来做术引子,白白替宫主守卫大法阵了这么多年!”

江灵怒道:“无着子,你说这些话骗谁?你能这么好心,告诉我们这些?”

“是不是骗人,你也是命门中人,难道看不出来?”无着子冷冷道:“我之所以告诉你们这些,是怕你们毁了天书!天书只有我宫主才能得到!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邵如昕道:“现如今,陈元方已经恢复了功力,你们还想用他的身体吗?痴心妄想!”

“不用他的身体,也可以。”无着子道:“假以时日,我们宫主必定会找到新的方法!找到新的至阴至阳之体!”

“你说的是你吗?”我淡淡的道。

“啊?”无着子吃了一惊,诧异道:“你什么意思?”

我笑道:“你说你宫主会找到新的至阴至阳之体,恐怕就是你吧?不,不是找,是造,造出来。”

无着子目光闪烁,摇了摇头,道:“陈元方,我不明白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我冷笑道:“话都说破了,还装傻,有意义吗?”

我瞥向无着子那五官不全、苍白如纸的脸,看着那张“白纸”中央两条细缝也似的眼睛,盯着那细缝里闪烁的幽幽光芒,锁定在幽光中隐约转动的两个珠子,洞穿他压抑不住的内心恐慌,道:“阴灵无着大法,其实就是血玲珑为了造出至阴至阳之体而推演出的命术法门吧,无相无形,不人不鬼,雌雄同体,堪称人妖!阴阳已经同体同量,无盛无衰,可惜这度的把握还不够,达不到至阴至阳的局面!所以,你只是个失败品。要不然,血玲珑也不会抓我来了。”

“你,你怎么知道?”无着子尖锐的叫了起来,声音听不出来是男,还是女。

“我看出来的。”

“你怎么可能看出来!”

“因为我是天眼!”

“你是天眼?”无着子完全呆了:“怎么可能?不可能!”

“有可能,不,已经不是可能不可能的问题了,而是现在,我就是!”

无着子静默了片刻,突然间,我瞥见他那背在身后的手上多了两个东西!

无着子的身子,是以阴阳之物为介质打造成的半透明躯壳,我的天眼以日月光芒可以洞穿。

他的手上多出来的两个东西,乃是两个头盖骨,比正常人的小了很多的头盖骨。

他慢慢地用手拨弄着那两个头盖骨,就好像是拨弄两个太极球一样,半点声息也无,神不知,鬼不觉,从前面,完全看不出他的动作,但是那两个头盖骨已经开始在她手里滴溜溜地转了起来。

“陈元方,我还是不相信你开了天眼。”无着子看着我,不阴不阳地说道。

我笑了。

无着子目光一滞,道:“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我笑你以为我看不穿。”我道:“你在干什么?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又在玩弄什么法术?”

“你!”

无着子目光一闪,忽而“嘻嘻”笑了起来,身子像风一样轻轻飘了起来,嘴里不男不女地说道:“天眼,你来抓我啊。”

江灵忽然叫了声:“不好!元方哥,快看你的脚下!”

我往地上一看,只见两脚周围忽然多出了四条人的手臂!一边两条!

就如同忽然从土里疯长出来的笋一样!

但那是四条都已经腐烂的血肉模糊的胳膊,白森森的骨头清晰可见,仅存的肉也是黑黄无比,这是死人的手臂无疑,我不知道它们是如何出来的,但是它们像藤蔓一样,迅速地缠住了我的两条腿,四只手伸向我的大腿,并牢牢地抱着,开始把我往地下拉。我的两只脚很快被没入了土中!

我抬眼看去,江灵和邵如昕那边也都是如此!

江灵已经捏出命符,邵如昕也拿出了压鬼钱!

“哈哈哈!”无着子笑着,身子飘向远处,嘴里道:“陈元方,天眼,你们慢慢待着吧,我且去找宫主,恕不奉陪!”

我心中冷笑一声:“雕虫小技!”

极气,阳极罡气!

我一掌挥出,打在那四条鬼臂之上,只一掌,我双腿下坠的势头便减慢了,但是我看见那四条鬼臂却抓的更紧了,手指头似乎已经抠入我的肉里。

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这鬼臂竟然是出自两个道行极深的鬼祟身上,一掌罡气,消散不了它们。

那就,第二掌!

我又是一掌挥出,那鬼臂登时变了颜色,渐渐由森白、黑黄变红,然后通红,最后再次发黑如炭,而抓取我双腿的力量已经消失了,我呼的一吹,四条鬼臂散落成灰,簌簌而落。

江灵和邵如昕那边,也已经无碍,她们两人脚下都各是两条鬼臂,以江灵和邵如昕的命术、卜术,都足以对付。

“元方哥,阴灵无着!”江灵见我看她,便叫道:“不要管我们,我们没事,无着子他要跑了!”

我抬眼看向无着子,已经很远了,而且身子也慢慢变得淡薄了,就像是一块冰,突然融化了,一股气,或者说是烟,也可以说是雾,缓缓从无着子身上蒸腾而起,往四处弥散开来。

“想要跑?”我冷笑一声,目中日月光辉迸射而去,左右搅扰,打在无着子那如烟似雾的身体上,只听“噼里啪啦”一阵乱响,电光火花四溅!

“啊!”

无着子凄厉地叫了起来!

瞬间,他又恢复了本体,但是,整个人从空中落下,然后匍匐在地,颤抖不已,哀号不止。

我道:“天眼,又称‘天目’,也称‘神相之目’,即‘神目’!可听说过神目如电?”

“你,你……”无着子艰难地抬起了头,道:“你竟然真的练成了天眼?”

“拜你们所赐!”我道:“奉劝你,不要再捣鬼了,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这所谓的阴阳转象乾坤再造大法阵,我破给你看!”

“你真的要毁了天书?”无着子叫道:“我没有说谎!”

“我看你和血玲珑才是痴人!”我冷笑道:“真当我太爷爷天默公是傻子吗?他来做药引子,几十年来,都是在默默消解着血玲珑强加给这法阵的反噬之力!因为,我的天眼根本在这法阵之中,看不到任何的反噬效用!”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