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五章原来如此

老爸和陈汉琪也是第一次见到晦极的真正面目,连同已经结束战事的江灵和邵如昕在内,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

我怀疑过所有人,唯独没有怀疑过三爷爷陈汉昌。

因为他是麻衣五老之首,在族中的威望和辈分都是极高,几十年来,一直留守后方,帮带管理族内一切大小事务,老成持重,兢兢业业,从来没有过任何怨言,更没有过任何出格举动。

他精于相术,学识极高,严肃认真,一丝不苟,就像一个村中的老学究,谁也没有见过他出手。

又有谁能想到他就是赫赫有名,威震术界,最神秘也最奇怪的人物——晦极!

当谜底揭开之时,这答案实在是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尤其是我,我不但意外,隐隐还有一些愤怒,我感觉自己许久以来,都是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我甚至想到了一个词,大奸似忠!

越是想不到的人,往往就是他!

三爷爷,陈汉昌,城府之深,一至于斯!

我意外、愤怒、惊诧、心寒,还有一点点失望。

面具之下的人,竟然不是我的亲爷爷陈汉生。

如此说来,爷爷终究,还是真的去世了?

“老三?”

最终是陈汉琪首先回过神来,叫了一声陈汉昌:“居然是你?”

“二哥,对不住。”陈汉昌终于恢复了他本来的声音,不再用那刻意装出来的喑哑嗓音,眼睛中的凌厉深邃神色,也渐渐收拢,转而变成他那一贯表现出来的沉稳端正肃穆。

直到这一刻,我才最终断定,他果然就是我的三爷爷,不会错了。

他果然也就是晦极,不会错了!

之前的点点滴滴,都开始渐渐浮现在我眼中。

晦极此人的出现,始于爷爷去世之后,那时候,麻衣陈家的族长落在老爸身上,但是陈家大小事务的实际管理权,却是在麻衣五老之首的陈汉昌手上!

举族上下,事无巨细,都唯陈汉昌马首是瞻,尤其是陈家的消息机关,全由陈汉昌和五爷爷陈汉名统领,而且,陈家上层的重大决策,陈汉昌每次都会参与,对于他来说,我完全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所以,每一次,无论我发生什么事情,无论我出现在哪里,无论我的动向如何神秘,晦极都能掌握第一手资料,都会出其不意地出现。能做到这一点的,除了老爸、陈汉昌、陈汉名、陈汉礼之外,别无他人,即便是老妈、奶奶和二叔,都不是每一次都能进入陈家重大事件的决策层。

晦极的第一次正式现身,是在轩辕岭地宫,那一次,是老舅先在夜半去陈家村报信,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只有二叔、我、老爸、老妈、老舅和陈汉昌,但是二叔、我、老爸、老妈、老舅都不可能是晦极,我、老爸、老妈自不必说,轩辕岭地宫之中,老舅、二叔是和晦极同时出现过的。

甚至,在最初,还是陈汉昌说出了轩辕岭地宫,说出了陈万年的事情!

那时候,老爸还说过一段话,到现在想起来,简直是历历在目,每一句都是对晦极真实身份的暗示,老爸当时对二叔说:“如果说本族中最了解《神相天书》典故的,就属你二太爷了,可惜他已经失踪了二十余年,不见踪影。如今族中之人当属你三爷爷知道的最多了。弘德,你去把三叔请过来吧,我要问他一些事情。”

三爷爷知道的最多!

一切与《神相天书》有关的事情,只有三爷爷最了解!

晦极不正是这样的人吗?

任何与天书有关的事情,他都知道,他都会提前布局!

所以,晦极才会知道我们去了轩辕岭地宫,所以晦极才会出现的那么及时,作为嫌疑最大的陈汉昌,我居然没有想起来会是他假扮的晦极!

晦极的第二次现身,是在我目盲之后,那一次,知道我目盲的人,只有老爸、二叔、老舅、老妈、奶奶、陈汉昌、太古真人!

然后众人散尽,便是晦极突然出现,他没有做别的事情,而是将我已经失明的眼睛,恢复了视力!

那是在什么情况下做到的?是在白天听完太古真人讲述我脑后风府穴有阴针封印的事情,他才知道要怎么做,当时听到这件事情的人都有谁?我、老爸、老妈、奶奶、太古真人和陈汉昌!

还有,晦极在陈家村来去自如,竟然无人查知,堂堂的麻衣五老、十大高手、五十族丁,居然全都没有发现陌生人入侵?若非是陈家内部的人,又如何能做到这一点?

当时的情况很可能是陈汉昌一直以真身行至我家门外,然后才戴上面具,改换气质,化身成为晦极!

可笑,当时我和老爸都以为晦极的本事超凡入圣,以至于在陈家村来去自如!

是我们自主夸大了他的本事,而不是他真的有那么厉害。

在我眼盲恢复之后,陈汉昌还给我讲过三魂之力以及内丹的种种秘闻机要,甚至还说出我要马上要开慧眼的征兆,而晦极本身就是三魂之力大圆满之境的人!若非是大圆满境界,又怎么可能如此了解?

这一件事情中,嫌疑最大的依旧是陈汉昌!

我居然再次没有想到会是他!

再然后,便是伏牛山中的种种事端,若非晦极事先知道我和老爸会去伏牛山中,又怎么可能事先设下那么多伏笔?

谁知道我和老爸会去伏牛山?陈汉昌!

因为老爸要离开族中,便把后院之事,全部撒手交给陈汉昌!

这件事,即便是奶奶,事先都不知情!

就是因为晦极知道我们一定会去伏牛山寻找千年夜明砂,所以才抢先在伏牛山中设伏!包括整合木家、拜尸教,若非有强大的消息机关支撑,晦极怎么可能做到?若非晦极是术界中某一巨门大派中的领导核心力量,又怎么可能掌控一个强大的消息机关?

这所有的一切,若不细想,很难想通,但是仔细想来,却又是如此一目了然和显而易见!

甚至包括故意掳张国世到伏牛山中,故意让陈汉琪将老爸打成半死,故意刺激我的罡气迸发,故意指引我们去找张国世给老爸救治,这一切,都在晦极的计算之中!

因为他了解张家,了解张家的每一个人,知道张家名医之中,谁最擅长治疗什么病症,所以他才会特意掳走张国世,而不是其他的人。

这世上,如果说有一个家族是最了解张家的家族,那便是陈家,如果说陈家中最了解张家的人,那必定是陈汉昌!

因为,不论是爷爷做族长还是老爸做族长的时候,跟张家对接的人,一直都是陈汉昌!他这个全族之中的首席长老,他这个陈家实际的大管家!

此外,晦极还清楚地知道阴极天的真实身份,所以他才会肯定阴极天在露出真面目后,老爸才会不还手,他才会肯定老爸必然会被重伤,他才会肯定我必然爆发;晦极更加清楚地知道天佑公送去那一封信的内容,他清楚地知道阴极天看过信之后,必然会良心发现,必然会由坏而好。

因为他知道,在陈汉琪于伏牛山中待死之际,是爷爷拼着耗费寿命而将陈汉琪变成了活死人!

这件事情,爷爷没有告诉老爸,没有告诉奶奶,甚至连天佑公都没有告诉!但是他必定会告诉陈汉昌!

因为陈汉昌是他唯一的亲兄弟了!

陈汉昌是爷爷和陈汉琪唯一的亲兄弟!

现在回想往事,我突然记起来陈汉昌曾经在我恢复视力之后,说过几句话:“当年,你爷爷、你二爷爷和我,我们三兄弟自小立誓要找到《神相天书》,可惜数十年过去了,你爷爷已经仙逝,我也老朽不堪,你二爷爷他更是英年早逝……但我知道,你爷爷已经安排好了后事,你便是我们三兄弟的希望,也是麻衣陈家的希望,你懂么?”

我现在才懂这几句的真正含义!

我几乎都可以猜到,所有的局,都是爷爷和陈汉昌合谋布下的,或许还有天默公的参与,甚至为了让陈汉昌的晦极身份不被认出,爷爷或者天默公将更多的本事都传授给了陈汉昌。

其实,我早就该想出来的,这世上,对麻衣相术和六相全功如此精通者,对陈家所有的事情都了如指掌者,除了麻衣陈家之外的人,还会有别的吗?

在青冢生面前自称晚辈,本事与太爷爷不相上下,体型、身材与爷爷相仿至极,感觉熟悉而又陌生,又是麻衣陈家的人,除了汉字辈的人,还能有谁?

汉字辈中,能有此等实力,又不会与其真身同时出现的人,除了陈汉昌之外,还会有谁?

我真是太蠢了。

一直都刻意地把陈汉昌给排除掉,还一厢情愿地把爷爷当做晦极,所以我才一直都看不透。

一直都把晦极想象成通天彻地的人物,一厢情愿地认为他什么都知道,所以我才会一直都看不透。

没有谁能真正地通天彻地,也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地什么都知道,摒弃一切被神化了的外衣,你才会发现真身与真相!

看不出晦极是谁,只怪我的相术不到家。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