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六章四世同堂

老爸盯着陈汉昌,已经呐呐地说不出话来。

陈汉琪也是沉默寡言的人,不善言辞,只问了一声,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我满脑子里都是各种往事的回忆,一时间,看着陈汉昌这种熟悉到了极点,又陌生到了极点的脸,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陈汉昌也不顾我们各种异样的神情,只是自然地朝我们微微一笑,道了声:“二哥,弘道、元方,你们先看住血玲珑,我去接天佑二叔出那命术八阵图。”

说话间,陈汉昌身形一晃,径直从血玲珑身边飘过,直奔天佑公所在的命术八阵图。

血玲珑却是动也不动,就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

我和老爸、陈汉琪忍不住面面相觑。

老爸还在喃喃道:“三叔是晦极?”

陈汉琪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从小,就是他城府最深。我和大哥,也不及他。伏牛山中,也真亏他能沉得住气。”

一想到伏牛山中的事情,我就怒气勃发,道:“那是他冷血!”

陈汉琪看了看我,没有说话。

血玲珑却像是饶有兴致地在听我们说话。

“宫主!”

无着子大声地叫了起来:“晦极要破阵了!陈天佑要出来了!您怎么还无动于衷?”

血玲珑却是一笑,道:“无着子,你的宫主不是神仙,你觉得能对抗得了陈汉琪、陈弘道、陈元方这祖孙三代吗?”

“宫主……”无着子的声音尖利而凄绝,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

“无着子,你累了。”

血玲珑屈指一弹,一道黄色流光像焰火一样绽放,又流星一样,在空中掠过一抹圆弧,径直奔向无着子。

那是一道符。

无着子就仰面看着那符,直到那黄色的光芒落在自己身上。

瞬间,无着子便化成了一团黄色的火光。

“弟子,真的累了……宫主,您保重……”

无着子的最后一句话说出,黄色的火光已然消失,那个地方,却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没有灰烬,没有痕迹。

“嘭!”

一声轰然巨响,命术八阵图那边,烟尘四起。

烟尘滚滚中,天佑公和陈汉昌携手跃出。

那边,八大长老悉数瘫倒。

被血玲珑以命符和命丹强行提升功力、道行守护阵法,一旦阵法被毁,一切法力反噬倒流,谁也承受不了。

周志成的功力似乎是最弱,状态也最惨,七窍流血,面无人色,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费了。

陈汉昌却隔空在地上一抓,不知吸了多少石子在手中,然后满空撒去,只听得“嗤嗤”声响,刹那间,八大长老竟然一起毙命!

“汉昌,你……”

这一幕,不但是我们,就连天佑公都吃了一惊,道:“何必赶尽杀绝?”

“二叔,他们已被彻底洗脑,毫无人性,你可知仅仅是修炼长春不老之术,他们每年要害多少无辜少女?为了传教,他们更要害多少无辜者妻离子散?为了对付元方,吴沟村,他们又无缘无故杀了多少人?”陈汉昌娓娓道来,这一刻,晦极那种杀伐果断的魄力,再次显现。

就好像他当年杀尸鬼王,杀洪不诠,杀季红花一样。

“唉……”天佑公叹息一声,道:“看来,我当道士久了,真把自己当成出家人了,也是真的老了。”

最奇的是血玲珑,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徒众被消灭殆尽,竟然一言不发。

天佑公和陈汉昌身影一晃,已经并肩而至。

“元方,你成了!”天佑公不顾自己周身灰尘狼狈,先看着我“哈哈”笑了起来:“天书,终于要回到我陈家子孙手中了!”

“二叔。”陈汉琪朝天佑公俯身一拜,恭声而呼。

“汉琪也来了,是汉昌带你来的吧。”天佑公道:“也好,正该是陈家子孙齐齐上阵的时候!血玲珑,你还有何话说?”

“太爷爷,恐怕您还不知道吧?”我意味深长地看了陈汉昌一眼,道:“三爷爷还有另一重身份。”

“什么另一重身份?”天佑公诧异地看了陈汉昌一眼。

我指了指地上的塑胶面具,道:“三爷爷的另一重身份,可是大名鼎鼎的暗宗宗主,晦极!”

“啊?晦极!”天佑公悚然一惊!

陈汉昌听出了我语气中的揶揄之意,也不恼怒,只是淡然一笑,这一笑,依稀可见晦极处事不惊的风范。

我却更添怒气。

“三爷爷,你隐藏的,可真是深啊!”我勉强朝他一笑,道:“你可是一直把我这个孙子当真孙子耍啊。如果今天我要不是开了天眼,恐怕你还不会露出自己的真面目吧?”

“你开了天眼,迟早能看出来我是谁。”陈汉昌微微一笑,道:“我也要对你说一声,对不住。”

“为什么?”我冷冷道:“这么做,是你自己的主意,还是受人指使?”

“元方,现在不说这些,先对付了血玲珑,拿到天书才是要紧事。”天佑公道:“我相信汉昌有苦衷!我们自家人,什么都好说。”

“咯咯……”血玲珑笑了起来:“真是精彩!晦极原来是陈天默的老三儿子!你们自家人给自家人玩捉迷藏,本宫看着也有趣儿,本宫不着急,你们继续,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你是等着要恢复功力吧,血玲珑。”

一声听起来很老,却又不老的声音,像是直接钻入了所有人的灵魂深处,清楚地无以复加,我急忙回头,待要看时,但见身前人影晃动,天眼之中,天默公疏忽而至,瞬时便站在了我的面前。

“元方,咱们祖孙俩,二十年前见过一次,那时候你还在襁褓之中,谁都不知道,我在暗中偷偷看了你一眼,便走了,剩余这么多年来,可是再也没见过。”天默公伸出手,在我头上轻轻抚摸,我不知怎的,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虽然平日里只是听他的名声,听他的事迹,感觉很遥远,很遥远,遥远到无法触及,但是真当他的手,抚摸到我的脑袋时,那种深埋在血液中的亲切力量,还是一下子被唤起了。

我们流的是相同的血。

他的血,就在我体内延续着。

这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即便是以现代生物学的观点来说,决定人性别的基因是“X”和“Y”,“XX”是女性,“XY”是男性。那么我体内的“Y”基因,千载不变,从义山公开始,逐代流传,天默公、爷爷、老爸、我,我们的Y基因,都是一样的。

这便是香火传承的真正意义所在!

这也是义山公,纳邪心障千载有效的原因所在!

所以我被触动了,我跪了下去,叩头道:“太爷爷!”

“祖父!”老爸也跪了下去。

“父亲!”陈汉琪和陈汉昌也跪了下去。

“大哥!”天佑公一拳打在了天默公的胸口,道:“你我兄弟终于再见面了!你让我想的好苦!”

“都还活着,就是好的。”天默公一笑,道:“都起来吧。元方,不要怪你三爷爷,他的所作所为,至少有一半,是我授意的。”

“是您?”

“不错。”

我呆了片刻,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一个是我的亲太祖,一个是我的三爷爷,我能怎么怪罪?”

陈汉昌道:“这一路走来,我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伏牛山之中,多少次,我都是心惊胆战,虽然所有的一切,我几乎都事先算计好了,但是我也唯恐自己一招差池,落得满盘皆输,我也真是不容易啊。”

“好,真好。”血玲珑苦笑道:“我刚才还在说你们陈家是来了四世三辈人,来欺负我这个孤家妇人,现在再看,竟然是四世同堂!陈天默、陈天佑兄弟,陈汉琪、陈汉昌兄弟,陈弘道、陈元方父子,呵呵,昔年五行六级的中土,拜尸教的教主,暗宗的宗主,麻衣陈家的族长,神相令的令主!就连在旁边压阵的女子,都是前五大队总首领!这么大的阵仗,对付我一个区区血金乌之宫的宫主,你们不觉太残忍了吗?”

“血玲珑,事到如今,无须多说了。”天默公道:“血金乌之宫覆灭,就在今朝,你自行决断吧。”

“自行决断?”血玲珑“咯咯”一笑,忽然整个人都化作了一道红芒,利箭一样,射向了天默公!

我待要出手,老爸却已经动了。

一黑一红两道身影瞬间碰撞在一起,几乎看不清有任何动作,然后又迅速分开,间不容发之际,那道红芒再次暴纵而起,遽升至半空之中,然后流星一样坠落,直奔老爸头顶百会。

老爸双脚微分,略一蹬地,魁伟的躯体如旱地拔葱,迎着血玲珑化作的红芒,硬生生撞去!

这碰撞无声无息。

只是刚刚跃起的老爸忽然间急剧下坠,而血玲珑娇笑着扑了下来,空中隐隐夹杂着风雷之声,依然是直取老爸的脑袋,老爸身子一错,双掌斜推,那速度缓慢至极,仿佛移山倒海,血玲珑正自下落,却突然伸手在地上轻轻一拨,整个人又平地化成一道红线,绕着老爸滴溜溜转了一圈!

这一系列动作说起来极其复杂,但发生的时间,却只是一瞬。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