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七章最后挣扎

这一瞬间,若非在场的人,都是绝世高手,根本无人能看清楚两人的动作!

这一瞬间,谁都没有败,谁也没有胜。

“陈弘道。”血玲珑忽然笑了,道:“你很厉害,以六相全功与我的命术相拼斗,居然不落下风。”

老爸道:“世上所有的术,无论山、医、命、相、卜,也无论古武术、傀儡术、御灵术、机关术,修炼到极致,都是想通的。”

血玲珑道:“但是,若非你祖父陈天默先与我斗了一场,你儿子陈元方又与我斗了一场,你并不如我。”

“或许吧。”老爸道:“你是我见过的敌人中,最厉害的人。”

“或许吧?”血玲珑皱了皱头,手掌一挥,数道黑影撕裂着空气,发出令人悚然动容的呼啸之声,快如闪电地朝老爸的额头、胸口打去,那正是血玲珑的看家本领,隐符!

在老爸的眼中,他是看不见隐符的。

场中诸人,除了天默公具备夜眼、慧眼、法眼之外,从天佑公开始,到陈汉琪、陈汉昌,再到老爸,几乎清一色的是夜眼,江灵和邵如昕更是普通的肉眼,他们都无法看清楚血玲珑打出来的隐符。

只有我,我的天眼能看得见。

但是老爸能听得见风声,能感觉得到危险。

这就是六相全功中的耳法千闻,和心法意觉。

老爸反手一挥,掌中激荡出太虚掌力,迎着那隐符,如烈阳消积雪,瞬间隐符便消失的无形无踪!

但是,就在这同一时间,那消失于无形的隐符突然又凭空生出隐符!

原本是四道,消失之后,再出现,忽然又是八道!

我看见血玲珑的嘴角溢出了一丝笑意。

我知道,她又在隐符中做了手脚。

她已经跟老爸前前后后,两次拼斗,拆过不下千余招了,老爸的功法技巧,她都熟悉,甚至连掌力的阴阳都知道,这一次,是故意放出隐符,引诱老爸施展太虚掌力,然后跟她的隐符相触之后,转生出另一类隐符!

我本要提醒,却见老爸的耳朵猛然耸动,他感觉到了,也用耳朵分辨出来了!

刹那间,老爸双掌收回,复又迭出,于一瞬而连拍三次,快的连我都几乎分辨不清!

这三掌,每一掌的力道阴阳之性都不一样,而且是循环往复,轮转生变,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竟暗合道家至理!

这三掌挥出的瞬间,老爸又蓦然方口阔张,舌绽春雷,大喝一声:“破!”

龙吟!

犹如咆哮于九天的霹雳坠落人间,轰然炸开,就连我的耳膜都嗡嗡直响,这一瞬间,只见新衍生出的八道隐符一起消散,而血玲珑脸色一变,急速地往后退去,眼中惊骇之色显而易见,甚至还有些许惊惧,或许老爸这一刻露出的本领,已经超出她的预料!

天佑公、陈汉琪和陈汉昌蓦然一动,眨眼间,已经一后、一左、一右封住了血玲珑的去路,我和天默公在前,江灵、邵如昕在我身边,老爸与血玲珑对垒,这样一来,血玲珑已经是插翅难逃。

血玲珑凝立身形,许久不动,忽然间放声大笑:“陈天默,你我已经认识近百年了吧,朝夕相处,也有二十年,今日,你我或许不死不休了,你有杀我的决心吗?”

天默公微微一愣,似乎是没有料到血玲珑突然间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略一沉吟,道:“覆灭血金乌之宫,自陈丹聪起,已经成为陈家每一代人的决心和愿望。你,自废道行吧。”

“自废道行?哈哈哈……”

血玲珑仰面笑了起来:“陈天默,陈天默,你终于还是做不到有心杀人,但是却是好狠的心啊!自废道行,跟死了,有什么分别?”

蓦然间,红光闪动,血玲珑三千青丝尽皆散落,根根绷起,又瞬间凝成一条长辫,迎风而长,辫梢直奔天默公而来!

天默公无动于衷。

血玲珑身左、身右的陈汉琪、陈汉昌却一起出手,两股掌力呼啸而出,身隔一丈多地的我,都能感受到那惊涛骇浪般的压迫!

天默公这时候却动了,两手轻轻一挥,漫天柔和的劲气,却是奔着陈汉琪、陈汉昌的掌力而去的。

刹那间,两兄弟的掌力已被泯没。

血玲珑的辫子,也在这一刻,猛然砸在天默公的胸口,天默公身子猛一趔趄,然后轻咳一声,方才站稳。

“父亲!”陈汉昌、陈汉琪齐声而呼,天默公却摆了摆手,示意无碍。

这一下,谁都看得出来,天默公是故意要挨血玲珑的那一击。

血玲珑笑了笑,道:“陈天默,你是在让着我。”

“你既然非要想打我,那就让你打一下好了。”天默公微微而笑。

邵如昕在一旁轻轻“哼”了一声,江灵也低声道:“为什么非要让着她。”

两个女人,都对血玲珑充满敌意。

或者说,所有的女人,在见到血玲珑之后,都会把她当做敌人。

因为美貌。

我所见过的女人中,江灵是清秀脱俗之美,阿秀是乖巧玲珑之美,木仙是娇艳尤物之美,邵如昕是孤芳冷傲之美,其他诸如薛横眉、程丹青,也各有姿容,但是血玲珑却独自一人,坐拥万般容颜,无论是喜欢清秀脱俗者,或是偏好乖巧玲珑者,又或是追慕娇艳尤物者,青睐孤芳冷傲者,均可以在她这里找到寄托。

这样的女人,哪个同类见了会不恨?

血玲珑也听见了邵如昕和江灵的反应,却看也未看,只轻轻一抚已然收回的辫梢,笑道:“我终究还是碰到你了,早知道,我便用手,不用头发了。”

天默公没有吭声。

“你可知道,我从来都不舍得杀了你。”血玲珑那两只本来充满肃杀冷意的眼睛忽然变成了柔和的光芒,她看着天默公,轻声道:“陈天默,如果我没有记错,陈名城是陈义山的第二十八代孙,你是陈义山的第三十三代孙吧?”

天默公点了点头,道:“你没有记错。”

血玲珑道:“你们是同一类人,你们的定力也真好,昔年陈名城情愿独守空山,也不愿意跟我师父好,而你在血金乌之宫呆了二十年,对我,竟然从头到尾都无动于衷。你们陈家的人是不是都是这个样子,又高傲,又自负,仿佛天地间除了你们自己之外,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动你们的心?”

这几句话从血玲珑嘴里说出来,恍惚间,变得十分幽怨,幽怨的仿佛是出自一个独守空房多年的怨妇心中,而且那话语之中的酸楚之意如此之明显,以至于在场的人,几乎都能听的出来,这是什么意思。

天默公沉默了,所有人都在沉默。

而血玲珑眼睛中的光芒突然又变得柔和了,仿佛是起了一层薄雾:“我自负自己的容貌和才情均是举世无双,我师父也是一样,即便我们不是血金乌之宫的宫主,也不知道天下会有多少人愿意拜倒在我们师徒的门下,可是在你们眼中,我们却似乎只是一个皮囊而已。我们生于这天地间,纵得拿到天书得获长生,纵然容颜倾国倾城长春不老,纵然地位尊贵一呼百应,纵然本事无双惊才滟滟,纵然……呵呵,纵然拥有所有的一切,却唯独不能让自己心仪之人垂青哪怕一眼,那又有什么用?”

血玲珑的眼中波光,似乎突然变成了一泓秋水,深得无底,又似要溢出来。

她的话,令所有的人都心惊,最起码是我。

一个人,活了这么久,终于还是敌不过寂寞,敌不过没有爱人的寂寞。

“玲珑,还有我,你还有我……”

闵何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清醒了些许,他在地上挣扎着,想要大声地喊出来,可是话说出时,却变得勉强而微弱。

“我不需要一个把我看得高高在上的人,我需要一个人,去看他高高在上。”血玲珑一笑,指着闵何用,一粒命丹弹出,口中道:“闵何用,你去吧。”

话音刚落,那命丹已经滑入闵何用的嘴里。

这是一粒要命的命丹。

闵何用在断气前,说了一句话:“若有来生,我去做你高高在上的人,我等着你……”

血玲珑毫无动容,却将目光转向了江灵和邵如昕,轻笑道:“你们,也是女人,却能得到陈元方的心,这不公平……不过作为血金乌之宫的宫主,该做的事情,我还是要做的啊!”

话音未落,血玲珑右手一抖,“呛啷”一声,江灵身上那柄金木双锋,竟陡然出现在血玲珑的手里:“好剑。”

江灵猛然一惊,手诀立起,便是一道白色符纸飘然而去,血玲珑瞥了一眼,道:“有净化之力的符,却是少见。只不过,道行是浅了些。我这里魔高一丈,你如何净化得了?”

说话间,血玲珑轻轻吹了一口气,那张白色符纸立时消散。

我朝江灵摇了摇头,低声道:“不用管她,这时候,她已经没有了伤人之意。”江灵这才不再动了。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