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九章竭力死战

天默公走到禁锢之像前,道:“元方,现在的阴阳转象乾坤再造大法阵已经解除,这禁锢之像外围已经无所依恃,你可以直接来破解禁锢。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禁锢也不会保存很长时间了,如果这一次不被打开,或许就会烟消云散,神相天书也不可能再有机会重现天日,所以,万千干系,尽在你一人身上。不过,我说这话,你也无须紧张,因为天下间,除了你,没人能打开这禁锢,换言之,若是连你都打不开它,拿不到书,那就只能说明,天要毁了书,咱们尽人事,看天意吧。”

我点了点头,道:“太爷爷在这里呆了二十余年,以亲身做术引,暗中参悟这禁锢,想必已经有了破解之法吧?”

“不错。”天默公道:“接下来,你就按我说的做吧。这是陈丹聪和血无涯合大相术、大命术之力,风云际会而成的禁锢,陈丹聪之力至阳,血无涯之力至阴,你有阴阳二极气,又混而为一,所以,由你来解除最合适不过。再一者,我在此中参悟二十余年,潜心研究这禁锢,终于发现,这禁锢不单单是陈丹聪和血无涯两人之力的集合,另有陈丹聪的一股三魂之力蕴藏其中,掌控自己的至阳之力,除此之外,血无涯尚有一道隐符隐匿其中,掌控自己的至阴之力。”

“三魂之力和隐符?”

那禁锢之像,我一直没有细细打量其中真意,此时此刻,我才以天眼瞩目而望,果然看见两股极致的力量,一罡一煞,纠集缠绕,不分彼此,这两股力中,另有一道亮芒,蜿蜒扭转,贯穿始终,这便是一道三魂之力。

亮芒之后,隐隐约约有图文符箓渐渐显形,闪烁不定,果真是隐符!

天默公道:“你既然已经开了天眼,熟练掌控三魂之力便不在话下,解除这个禁锢,只要你的三魂之力足够强横,不畏惧阴煞、阳罡之气侵蚀身体,以你的三魂之力,将残留在禁锢中陈丹聪的三魂之力和血无涯的隐符给彻底泯灭,便可将禁锢打开。”

我点了点头,喃喃道:“原来如此。”

天默公道:“血无涯的隐符还是小可,但陈丹聪是昔年陈家的最后一任神相,是不世出的奇才,他的三魂之力,虽然只是残存一道,但是也非同小可,你可千万不要大意!我听闻三魂之力的境界,在大圆满之上,还有混沌,以我的修为,尚且看不透陈丹聪残留那一道三魂之力,想必便是混沌之境了,你可有把握?”

“太爷爷放心,孙儿现如今,也是混沌之境,否则也开不了天眼。孙儿自当小心尽力。”

“那便好!那便好!”天默公听闻我也是混沌之境,精神陡然一震,道:“现在,就把你的双手放到禁锢之像上吧,以你的天眼所能看到的煞气和罡气的源头,左手罡,右手煞,就放在那两处。”

我依言而行。

在我的手,刚刚接触到禁锢之像时,右手,一股奇寒彻骨的阴冷煞气从掌心劳宫穴迅速窜入,依血脉分道并进,数股天眼可见的黑气沿掌心、手腕、小臂拾级而上,我半个身子的血液几乎瞬间就被凝固!

与此同时,左手,一股极烈奇灼的阳热罡气同样从劳宫穴迅速窜入,与左手煞气几乎同样的速度,疯狂往左半身发散扩张!

我大惊失色,万万没有料到,这两股气的入侵速度,会如此之快,入侵力度,会如此之剧!

只一个接触的时间,便是左热右冷,两边身子,完全迥然相异,成了两个世界!

罡气!

煞气!

我以混元之气护住心脉,同时分化成两股极气,顺脉而出,迎头直击那入侵的力量。

刹那间,一股暖流,一股寒流,兀地出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两股由我本身发散出来的极气,在瞬间点燃了整个奇经八脉、十二正脉、三千六百毛孔中的阴阳大交会。

内在的,和外来的,激烈冲撞在一起!

这种冲撞,是极其难受的。

就好比一个被高温烧灼的瓷杯,猛然丢在冰水中。

又好比一团雪,骤然落入火炉中。

阴阳冲突,相融相消所产生的能量,破坏力是惊人的!

我即便是以千锤百炼之身,也忍不住嘶声而呼!

“啊——”

我的声音响彻整个血金乌地宫!

灼热和奇寒之气,同时从我喉中喷薄而出!

不但如此,我甚至能觉察出七窍的全部异样!

我能感觉到左眼中喷出的是热气,右眼中喷出的是寒气,左耳、右耳、左鼻孔、右鼻孔同样如此!

“元方哥!”

我隐约听见江灵的呼叫声。

“不要靠近他!千钧一发之际,功败垂成,在此一举!”

这是天默公的声音。

我有点发懵了,这禁锢之像中的两股力量,至阳之力来自于昔年的麻衣神相陈丹聪,至阴之力来自于昔年的血金乌之宫宫主血无涯以及千年尸王,都是竭尽全力,可怖至极!这两股力量同时攻击,我快要承受不住了。

精神在恍惚,身子也在飘飘忽忽,天眼之中,依稀可见,陈丹聪那张笑着的脸,似乎有了些动容。

快要结束了吗?

就这样煎熬着,承受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啪”的一声轻响,感觉着来自双手手掌的轻微抖动,我知道禁锢之像中蕴含的煞气和罡气,开始被我体内的力量慢慢压制并反噬了,一种摧枯拉朽的感觉慢慢在心底产生,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感觉越来越明显,在某一个时间,仿佛是吸收完了最后一口气一样,我的天眼不再恍惚,看着眼前那越来越清晰的人像,禁锢之中的两股力量基本上已经消失殆尽了。

“好了,两股力量已经被你抹掉。”天默公道:“元方,你身子可还挺得住?”

“还行。”我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刚要松一口气,却突然听见天默公大喝道:“元方小心,隐符马上要出现了!”

天默公这一声喊刚落下话音,我的眼睛陡然一亮,只见本来什么都没有的禁锢外表忽然出现了一圈又一圈的血红色符文,如同波浪一样由内而外扩散,密密麻麻的文字也立时在我眼前浮现出来,仿佛实质的东西马上要钻入眼球中一样!

血无涯的隐符!

这个就是血无涯的隐符,蕴含着他当年作法时与天地相契合的强横魂力,虽然已经过去了数百年之久,但还是没有人可以轻视。

看着那个浮动在空中犹如实质存在的偌大符箓,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天眼之中,两道三魂之力迸发而出。

在这一刻,我心中暗暗祈祷,陈丹聪的三魂之力千万不要出来,给我点时间,让我一个一个来解决吧。

三魂之力打在隐符之上!

好强横的力量!

那是一股又一股如同海啸般袭来的灵魂冲撞,我的心头仿佛压了一块万斤巨岩一样,沉闷到无法言喻!

泯灭!

左眼日光,右眼月芒,强力泯灭!

血红色的隐符,渐渐变得稀薄,飘摇着,越来越淡,终于消失。

我急忙收回三魂之力,大脑一阵天旋地转,几欲翻身而倒。

与此同时,我又暗呼侥幸,陈丹聪的三魂之力居然没有在此时袭扰,作壁上观,竟让我有机会以全力剿灭了血无涯的隐符。

但是,陈丹聪的三魂之力肯定要比血无涯强横,接下来,才是硬仗之中的硬仗!

要先休养生息一下。

可是,既然行进至此,接下来便是分秒必争,时不我待,恐怕等我完全恢复混沌境界,已来不及。

怎么办?

轩辕八宝鉴。

我将宝鉴捧在手中,轻轻摩挲,宝贝,全靠你了。

一点灵光,直入镜中。

天地茫茫,唯我一人。

这是我获得混沌境界的地方,三魂之力补给异常之快。

等我出镜之时,眼前似乎并无任何变化。

我看着陈丹聪,忽然发觉,他嘴角的笑意又浓厚了些。

我陡然一惊,他不是已经彻底谢世了吗?

怎么这笑容……

我怎么感觉有点困顿?

眼皮,似乎有千斤重。

居然抬不动了。

我闭上了眼。

陈丹聪却在我眼中。

依旧是那笑容,不疼不痒,云淡风轻。

我也出现在了自己的眼中,正在双手撑开,所触者,也是一双手,陈丹聪的双手!

我猛然惊觉,我中了陈丹聪的招!

他的三魂之力早在我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始攻击!

成为神相的陈丹聪,究竟是比还差一筹的我,修为要高深!

这情形,与昔日在伏牛山中,遭遇名城公时,极为相似!

这是两个人,两道三魂之力,冲撞之下而形成的魂界!

陈丹聪那如同音波扩散的魂力,发出惊天动地的声音:“吼!”

凤鸣龙吟,碎石裂金,穿透层云,直达九霄!

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差一点就烟消云散,下意识中猛咬舌尖,瞬时剧烈的疼痛让我在刹那间兴奋了许多,这个时候,我不能有任何的退缩行为,否则前功尽弃不说,自己的灵魂也会受到重创,反噬成无!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