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一章怀璧其罪

书是什么时候到了我的手中,我一无所知。

但是现在,它就在我的手中!

神相天书!

“那是天书?”

天默公的声音也已经有些颤抖,似乎是不敢相信,又似乎是压抑了太久的情绪,无法再行压抑。

“老祖宗啊!多少年了!嗬嗬……”

天佑公突然跪倒在地,一声恸哭,老泪纵横。

陈汉琪、陈汉昌连同老爸也都无声地淌下泪水来。

甚至江灵,都激动地悄然拭泪。

我也不禁眼圈通红,鼻孔翕张,心里头塞,喉咙里堵。

这本承载着陈家数代人希冀的旷世奇书,现在就在我的手上!

那种因沉浸了千年历史而积淀出的厚重感,让我觉得整个手掌,乃至整个手臂都是沉甸甸的!

这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个家族累世集聚的重量!

现在它归我了吗?

终于又回到了陈家吗?

我还来不及喘一口气,去放松一下此时此刻的心情,一个热烈的声音就已经传来:“那是神相天书!队长,那是神相天书!里面有长生之术!”

抬起头,我看见五大队中,一张张原本骄傲清冷的脸,此时此刻,都已经布满了因为激动而产生的红潮!

就连绝无情也不例外!

所有的人,每一张脸上,每一双眼睛都散发出炽热的光芒,那光芒的落脚点,无一例外,全都在我手上的书!

每一双眼睛,都像是狼眼,饿极了的狼的眼睛。

贪婪、邪恶,甚至残暴。

杨国强的人,没有这样。

因为他们不懂。

他们不懂这书意味着什么。

五大队的人当然知道,几乎每一个术界的人都知道,天书意味着什么。

这世上,除了金钱、美色、权势、名声之外,还有什么东西最吸引人?

从古至今,每一个站在人生顶峰上的强者,下一步会是什么?

比如灭了六国、统一天下的秦始皇,比如北却匈奴、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比如奠基大唐、开创盛世的唐太宗……

他们都有共同的执念,长寿长生!

如何能长寿长生?

如何才算是长寿长生?

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足够否?

当然不,承载着陈抟老祖,一睡五百年的不传之秘,一直都披着最神秘的面纱,不为术界中人所知,除了此时此刻,我手中的这本书,还有别的吗?

“踏、踏、踏、踏、踏、踏……”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迅速传来!

但是却几乎没有人回头去看。

我微微瞥了一眼,却是浑天成带着九大队一干人,飞速而至!

“队长,你看陈元方手里的东西!那是……义山公录的下卷,神相天书!”

九大队中也有人喊了起来。

绝无情终于扭过头去,看向浑天成,道:“浑队长,你来干什么?”

浑天成抢到前面,站在绝无情身旁,嘿然道:“你能来,我为什么就不能来?难道这血金乌地宫,是你经营出来的?”

“浑天成!”绝无情怒道:“血金乌之宫是我和杨队长合力剿除的,你来吃现成的饭,要脸不要脸!”

“我不要脸?”浑天成反唇相讥,道:“你剿除血金乌之宫?哈哈!血金乌之宫的总舵是你找到的?血玲珑是你杀的?血金乌之宫的九大长老是你除掉的?你知道你像什么吗?你就像是个跟在狮子后面捡狮子吃剩下的动物尸骨的秃鹫!”

“浑队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杨国强在旁边听不下去了,脸色铁青,厉声质问浑天成。

浑天成打个“哈哈”,道:“杨队长,老浑无意说你,咱们本是一样的人嘛,何必相煎太急,至于陈队长,咱们也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之前日本人的事情,二老板还在追问,是兄弟给你说了好话,不然你以为你还能安然在这里横眉冷对?”

绝无情沉吟了片刻,冷冷道:“浑天成,一码事归一码事,今天,你不能跟我抢!”

“抢什么?”

“你明知故问!”

浑天成一笑,道:“你是说陈元方手里的那本书?那是人家的,给谁谁得,咱们怎么能抢呢?”

“你!”绝无情怒极反笑,道:“好,好,好!你说的好!就是看陈元方怎么给,给谁谁要!”

我听见这话,只是冷笑。

浑天成却已经朝我说道:“元方,把书给我怎么样?我带你去见二老板!五大队和九大队真正的第一人!他老人家早就想见你了。”

“陈元方,不要听他的。”绝无情道:“我带你去见一号!”

“陈弘生,你要太高看自己了!”浑天成脸色一变,道:“你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吧?二老板你都见不到了!还妄谈一号!”

“嘿嘿……”绝无情一阵狞笑,道:“浑天成,你就是个蠢货!你知道什么!天书,难道只有二老板想要吗?”

“陈弘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天书,你根本就想据为己有!”

“那是你!”

“……”

两个人此时全都抛弃了身为九五大队首领应该有的风度,转而像两个斗鸡,都伸长了脖子,绷紧了青筋,脸红如血,甚至头上的毛发都要根根竖起!

五大队中的人与九大队中的人也都互相敌视着,眼神之中,充满杀机,谁都能看出来,只要有一个导火索燃烧,两下立时就能大打出手!

杨国强不知所措,已经看呆了。

“你们都闭嘴!”

我终于忍无可忍,厉声喝道:“肮脏!”

绝无情和浑天成终于都停了下来,一起看向我,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像是打了一场架,浑天成还不忘低声诱引道:“陈元方,把书给我,我保证你能得到你想象不到的好处。”

我冷笑道:“你们能先告诉我,二老板和一号是谁吗?”

“这……”浑天成和绝无情都是悚然一惊,然后面面相觑,又看了看周围众人,几乎异口同声道:“不便告知。但是以你的聪明,应该心中自有答案。”

“不,我没有答案。”我道:“这样吧,你们谁先告诉我,他们是谁,我就优先考虑可能把书给谁。”

“这……”两人又是一阵迟疑,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白一阵,像是红绿灯一样,我能看出两人在短时间内,心情急速变化的征兆。

谁都极其渴望得到天书,但是又都不是利令智昏的傻子。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们远比我清楚。

“陈元方,你过来,我告诉你。”浑天成最先开口道:“出于我口,入于你耳,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陈元方!”绝无情也叫道:“你过来,我写在你手心,天不知,地不知,只有你我知道!”

“扑哧!”邵如昕在一旁忍不住笑出了声音,一张几乎常年冰冷的脸,绽放笑意:“绝无情,浑天成,咱们认识多少年了?我怎么第一次发现,你们两个竟是一对活宝!你们不敢说出来,我替你们说如何?”

“邵如昕!”绝无情厉声喝道:“你狂什么!你今天敢说,在场的人,就没有一个能得好下场!你们邵家,也该绝了!”

“够了!”

天默公陡然喝道:“《义山公录》本来就是陈家的东西,昔年月缺其半,今日勉力完璧。就如同数千年前的和氏璧,本是赵国之物,被秦国抢夺,完璧之后,自当归赵!秦王就算权势熏天,又能如何?这书,你们谁都拿不走!陈家破解灭族之祸的法子,还要从书中所得!”

“你是……”绝无情不认得天默公。

天默公道:“鄙人姓陈,草字天默。”

“嘶……”场中不知道多少人倒抽一口冷气,绝无情变色多时,才道:“老先生,晚辈只想对您说,完璧归赵之后,秦灭赵国,和氏璧依旧为秦所得。为了一族的安然,何惜此书?”

“嘿嘿……”天佑公冷笑几声,接口道:“莫要欺我人老,你当我不知道?给也是祸,不给也是祸,既然祸不可避,不如不给!”

“特警大队全体队员听令!”杨国强忽然一声令下,道:“准备战斗!”

“咔咔!”

几乎是整齐划一的动作,特警大队里所有的人全都持械对准了我们。

场面一时静寂。

我冷笑道:“杨国强,你这是要干什么?”

杨国强不看我,也不理我,只是对绝无情和浑天成道:“两位,何必废话?但凡有妨碍公务者,就地正法!”

“杨国强。”老爸沉声道:“公报私仇也要分清对象,我劝你三思。”

杨国强瞪眼道:“你什么意思?”

绝无情道:“杨队长,还是收了枪吧,他们这些人,你应该是一个也打不着。”

浑天成笑道:“不错,杨队长,用武力,对付这帮人,没用。”

杨国强不服道:“那你们拿出个有用的章程来!”

浑天成看了看绝无情道:“你有什么办法?”

绝无情道:“我暂时没有。难道你有?”

“让你说中了。”浑天成道:“我恰恰就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你要是记性好的话,应该记得陈元方等人来此,还留了很多人在吴家沟!”浑天成狞笑道:“那一群人,很有意思!陈元方的妹妹,陈元方的徒弟,陈元方的表哥,陈元方的叔叔,陈元方的舅爷!一大家子,一个不缺!”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