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九章祖宗庇护

丹王口出四问,然后便死死地盯住我,等着我回答。

在他看来,这或许是能将我问住的难题,但是,这些问题,却根本不难回答。

“若非我事先已经把这一切都看透,都想明白了,我也不会贸然出言,去指正你的身份。”我看着丹王,缓缓道:“我虽年轻,却也是无数次死里逃生,久经风浪之人,并非黄口孺子,妄言之徒。”

“当然。”丹王道:“你本非常人。”

我听出这话中的揶揄之意,略一笑,道:“我说天书在禁锢之像,又说天书在你手中,且正是那《屠魔经》,并非是自相矛盾,而是要说明一件事

——是你,从血金乌之宫中,从禁锢之像中,拿走了真正的天书,并以一本无字空书替代!”

“啊?”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最惊讶的要数天默公。

“怎么会这样?”天默公道:“我在血金乌之宫藏身近二十年,时时刻刻都在守护那禁锢之像,怎会有人从中取走天书?”

我问曾天养道:“老太爷,你和棋盘石前辈来到这天符隐界,有多长时间了?”

“恐怕世人一直以为我和老石失踪了或者是死了,因为时间实在是太久了。”曾天养道:“我和老石进入此中,先是暗中观察隐居诸村多时,然后又在偏僻处藏身多年,最终以山术土法钻道来到此处,遍寻尸王而不见,辟谷又是一年有余。掐指算来,差不多也近二十年了吧。”

我点点头,道:“时间上没有冲突,也与我想的符合。大约二十年前,具体是二十多年,还是不到二十年,只有当事者最清楚。总之,就在那时候,丹王从天符隐界出去,找到了血金乌之宫,独身潜入,发现了禁锢之像,瞒天过海,将天书掉包,然后离开。就在丹王离开后,太爷爷天默公去了血金乌之宫。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曾老太爷和棋盘石前辈,进入了天符隐界。”

虎家五老面面相觑,道:“隐界之中,不可能有人出的去!”

“世上永远都没有绝对的事情!”我道:“你们说没有人出得去,也没有人进得来,可曾老太爷和棋盘石前辈不是进来了?我们一行六人不也进来了?既然有人能进来,就一定有人能出去!”

“可你是开了天眼的人!”红衣老者道:“我们族长,并无天眼,他怎么可能出得去?”

“曾老太爷也无天眼,又怎么进得来?”我笑道:“若是你们真正的族长虎渠梁,当然出不去,可惜我说过了,他是丹王,不是虎渠梁!丹王是谁?是陈丹聪的魂念,是千年尸王的魔念,是虎渠梁的身子!陈丹聪是神相,生前拥有天眼,千年尸王道行将近两千岁,已是夺天地之造化,虎渠梁是命术奇才,这三者的魂念、魔念和身体,虽然都是残缺的,但是集于一身,便是拥有了陈丹聪的智慧,千年尸王的阅历,虎家的符力,去突破天符屏障,恐怕并非极难之事。”

“原来如此。”曾天养道:“我明白了!就是因为他强行突破了天符屏障,所以才对天符屏障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损害,也正是因为这损害,我和老石才能进来。而当时,这位丹王身在血金乌之宫中,所以我和老石进入天符隐界时,他也没有察觉!”

“正是如此。”我道:“也只有如此,所有不合理的地方才能得到合理的解释。你说是么,丹王?”

丹王淡然道:“那我怎么知道,天书就在血金乌之宫中?又怎么能从禁锢之像中拿得到天书?难道血金乌之宫的主人不会设下什么法术进以保护?”

“我说过了,因为你是丹王,你有陈丹聪的智慧,千年尸王的阅历和虎渠梁的符力。”我道:“同时,陈丹聪的一道残魂还在禁锢之像中,另一道残魂就在你身上,两道残魂,同根同源,你怎么会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想要找到禁锢之像,又有什么难的?血金乌之宫宫主血玲珑的命术确实厉害,也许还有很厉害的命术防备,但虎家的命术也不遑多让,凭借虎渠梁的符力,化解防备,然后悄然取走天书,又有何难?”

“元方哥。”江灵道:“你取天书的时候,不是还遭遇了血无涯符力和陈丹聪残魂的攻击吗?怎么他就没有?”

“是假的。”我淡然道。

“啊?”江灵愕然。

“血无涯残存的命术是假的,是他假扮的。”我指着丹王道:“他替换了天书,消融了原本血无涯残留的术,然后用尸王的祟气重新补入,伪造成血无涯的术,至于禁锢之像中陈丹聪的残魂,跟他体内陈丹聪的残魂,原本一体,取书毫无阻碍。”

“可笑。”丹王冷笑道:“荒谬,滑稽!”

“一点也不可笑,更不荒谬滑稽!”我道:“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在取假天书时,对所谓的血无涯的术力有切身体会,那体会,在我进入天符隐界之后,见到你的第一面时,重新又感受到了。那是一股冰雪千年不化的凄寒,寒的毫无杂质,寒的彻彻底底,寒的通通透透,这种寒意,除了尸王能做到,还有谁能做到?血无涯就算是还活着,寿命也不过六七百岁,何至于拥千年奇寒之力?你随后虽然极力压制这股寒意外漏,可到底还是漏过了,被我记住了。”

“好,好,好!算你伶牙俐齿,纵你巧舌如簧!那后面三个问题,你又作何解释?”丹王道:“我若真是夺了虎渠梁的身体,为何不将其彻底绝灭,而自留后患?我若是歹人,又为何请君前来?《屠魔经》若是天书,你我若是敌人,我为何要将天书与你?”

我道:“这三个问题,其实就是一个问题,或者说是你基于一个难题,不得不如此。”

丹王冷冷道:“什么难题?”

我笑道:“你虽躲了虎渠梁的身体,却灭不了虎渠梁的魂魄。”

丹王眼皮一翻:“哦?”

“你的本事比虎渠梁高,但是你却无法将其魂魄彻底绝灭!”我道:“这一点,就算是虎渠梁自己,恐怕也不知道。”

土人,也就是真正的虎渠梁,有些发愣了:“我确实不知道。为什么?”

我道:“因为你有了庇护,你们虎家列祖列宗死后化作尸符的庇护。”

“啊?”虎渠梁更加惊诧。

“简单来说,是你的祖宗在保佑你。”

我略有些忧伤,道:“我们中华,或许有人不信神仙,不信诸佛,不信圣人,但却一定没有人不认自己祖宗,也就是无人不信鬼。从古至今,即便是卖国贼或是汉奸,也不可能完全无视自己的祖宗血脉——秦桧也要供奉宗庙,汪精卫也要祭祖……只因祖宗确实会保佑你,或是身,或是心,只要你意诚,他们就会守在你身边,哪怕死后,他们的血,在你体内流淌着呢……那些原本遍布屠魔洞壁的尸符,被你破坏掉了,却没有消失,炼化尸符,是身魂俱炼,肉身为符,魂魄为力,所以符虽毁,但你列祖列宗的魂灵仍在。在你被丹王侵夺了身体之后,是它们立即前来护你,你们本是同源同根,彼此相融相合,本非难事,只是他们仙逝已久,你却新亡,所以相融相合之后的魂,以你的念想意志为尊。尸符之术,是秘术,不为天地所重,故有祟气,大量的尸符,祟气更是冲天,集合成一,近乎魔念!所以以天眼或是灵眼相看,会觉得是尸王散发出来的,但我和曾老太爷之前都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冲天祟气之中还有一股青灰之气,若是真正的尸王,绝不会有这股青灰之气,这股气,不是别个,正是虎渠梁本身的,因为虎渠梁没死,也没有把自己炼做尸符,所以融合之后的新魂,既有冲天祟气,又间杂有青灰之气。”

曾天养恍然大悟道:“居然是这样!”

虎家五老中的黑衣老者道:“这些事情,你是如何知道的?”

“因为虎渠梁曾经说过,他见过陈丹聪本人,知道陈丹聪的手段,因此呼我为神相。”我道:“虎渠梁不过百岁上下,怎么可能见过六百多年前的陈丹聪本人?”

“是啊,我怎么可能见过?”虎渠梁喃喃道:“可是我又为何如此肯定自己见过?”

“因为你远祖虎辟疆残存在尸符中的魂,与你相融相合。”我道:“所以,他的一部分生前记忆,也与你的记忆相融相合。你只以为自己是虎渠梁,不知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也是虎辟疆。”

说罢,我又问曾天养道:“老太爷,还记得我之前用轩辕八宝鉴照着土地的时候,镜中所出现的情形吗?”

曾天养道:“记得,遍地尸骸,惨不忍睹。”

“那些尸骸正是虎家列祖列宗以身体炼制尸符之惨象。”我道:“现在,你们再看。”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